電影狂的恣意嬉戲:從《樂來越愛你》的影像致敬談起

LaLaLand_2_00

今早在金球獎破紀錄得到史上最多七項大獎的音樂劇電影《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眼看就要橫掃奧斯卡,氣勢驚人,而電影裡導演達米恩查澤雷(Damien Chazelle)恣意揮灑,向多部電影致敬的巧妙安排,對電影狂(cinephile)來說,更是處處充滿驚喜。

 

LaLaLand_13
《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達米恩查澤雷,2016

從片頭第一個鏡頭借用高達(Jean-Luc Godard)的《週末》(Weekend,1967)開始,就知道這不是一部單純的音樂劇類型,而是論述類型與電影媒介本身反身性(reflexivity)的作品。而接著在車陣中的電影開場舞,更是跟傑克德米(Jacques Demy)的《柳媚花嬌》(The Young Girls of Rochefort,1967)開場相呼應。再來艾瑪史東飾演的蜜亞角色試鏡片段,跟大衛林區(David Lynch)的經典名片《穆荷蘭大道》(Mulholland Drive,2001)裡夢境中的試鏡片段互通聲氣,做出真實/夢境與電影/人生的層次,非常有趣。最後,蜜亞回到自己的住處,其公寓與房間牆壁上一面大大的英格麗褒曼圖像(之後電影快結束前,又把蜜亞角色主演的電影大頭像做同樣的處理),更是讓人聯想到阿莫多瓦在《我的母親》(All About My Mother,1999)中的色彩與構圖。片頭十分鐘,查澤雷先把高達、德米、林區與阿莫多瓦 4 位電影大師先致敬完一輪,電影的故事才正要開演,除了導演本身對《樂來越愛你》胸有成竹以外,對電影的熱愛更是一覽無遺。

 

《週末》(Weekend),高達,1967

 

 

 

《柳媚花嬌》(The Young Girls of Rochefort),傑克德米,1967

 

 

 

《穆荷蘭大道》(Mulholland Dr.),大衛林區,2001

 

 

 

All About My Mother
《我的母親》(All About My Mother),阿莫多瓦,1999

對我而言,《樂來越愛你》有趣的地方在於它解構了歌舞片(musical)類型。歌舞片類型盛行於 1930 到 1960 年間好萊塢黃金時代,那時經濟大蕭條又碰上二次世界大戰,歌舞片所建構出來的紙醉金迷與華麗,提供了觀眾一個避世的虛幻世界。而《樂來越愛你》卻反其道而行,用歌舞片的華麗去闡述一個殘酷的人生故事,電影甚至直接了當地告訴觀眾,男女主角本身就不是什麼出類拔萃的厲害角色;這些好萊塢的浮華與逐夢者的夢想,其實最後還是關於人生的際遇。這個觀念其實是非常反歌舞片類型的,有了這樣一個設定,電影的層次反而豐富了起來,尤其對照目前川普即將上台的美國現況,整部片反映出來的時代精神(zeitgeist),頗令人玩味。另外,《樂來越愛你》在劇情設定上,把巴黎變成一個烏托邦的想像,讓人不禁想起奧黛麗赫本 1957 年主演的一部歌舞片《甜姐兒》(Funny Face)。這部由《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導演史丹利杜寧(Stanley Donen)執導的作品,在劇情上做為《樂來越愛你》的對照組其實非常適合,兩部電影擺在一起對於明星(stardom)的辯證,同時對巴黎的想像,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找來看看。

 

LaLaLand_3
《樂來越愛你》(La La Land),達米恩查澤雷,2016。

 

《甜姐兒》(Funny Face),史丹利杜寧,1957

 

 

 

《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史丹利杜寧,1952

 

 

導演達米恩查澤雷在電影裡埋了非常多的線索,在光影間向他所喜愛的電影致敬,電影狂們按圖索驥,相信走進電影院二刷三說會得到許多樂趣。除了一些很明顯的線索(如《萬花嬉春》裡金凱利雨中電線竿跳舞橋段),我自己發現的一些小樂趣有:賽巴斯汀夢想開的夜店入口箭頭霓虹,讓人想到賈克.大地(Jacques Tati)的影史經典《遊戲時間》(Playtime)中的著名場景入口;畫面中的一些小小干擾的閃光與顏色光影,呼應著美國當代電影重要創作者保羅湯瑪士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在坎城拿下最佳導演的《愛情雞尾酒》(Punch-Drunk Love)——有趣的是《愛情雞尾酒》的這些光影,其實是找上著名已故當代藝術家傑若米布萊克(Jeremy Blake)的作品。而米亞與賽巴斯汀吃感恩節大餐的爭吵片段的綠色,其實是希區考克(Sir Alfred Hitchcock)《迷魂記》(Vertigo)裡劇情重要進展的相同顏色。其他的小細節像是用到了楚浮(François Truffaut)《四百擊》(The 400 Blows)結局經典配樂、米亞與賽巴斯汀的姓分別為 Dolan 與 Wilder,與加拿大導演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以及美國導演比利懷德(Billy Wilder)相同等等,不得不佩服導演對電影知識的深度與廣度。

 

Playtime
《遊戲時間》(Playtime),賈克.大地,1967
Punch-Drunk Love
《愛情雞尾酒》(Punch-Drunk Love),保羅湯瑪士安德森,2002

 

傑若米布萊克替《愛情雞尾酒》所做的抽象藝術

 

 

 

《迷魂記》(Vertigo),希區考克,1958

 

 

 

《四百擊》(The 400 Blows),楚浮,1959

 

 

《樂來越愛你》電影結束在艾瑪史東的回眸,而那個藍色與紅色的光影,正是高達口中的「新寫實主義歌舞片」(un néo-réalisme musical)《女人就是女人》(Une femme est une femme)裡,安娜卡里娜演出的重要片段的光影遊戲。一部關於好萊塢的電影,開頭與結尾都是向高達這位反好萊塢的電影大師致敬,足見《樂來越愛你》文本之豐富。在浪漫惆悵的故事之外,弦外之音更是反覆觀賞這部好作品的理由,趁著奧斯卡呼聲正高,再去戲院裡感受,畢竟《樂來越愛你》所追求的,不就是那電影院裡、大銀幕上才能體會的美好嗎?

 

《女人就是女人》(Une femme est une femme),高達,1961

 

 

Une femme est une femme
《女人就是女人》(Une femme est une femme),高達,1961。Image Source: Le Petit Soldat.

All Images via IMDb unless stated.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電影與藝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