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那顆發光的星體:走訪日本藝術家片岡純也、岩竹理恵駐村工作室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片岡純也(Junya Kataoka)與岩竹理恵(Rie Iwatake),認識這兩位來自日本的藝術家是因為去年在寶藏巖藝術村的展覽——《潛藏的星座》,還記得推開門看到第一件作品的當下,有幾秒鐘像是忘記呼吸,已經很久沒有類似這樣心跳加速的感覺。壓抑住喜悅的心情,慢慢地一件件瀏覽,原來這是兩位藝術家一起合作的展覽;毫無違和感,就像兩個人擁有相同的靈魂,其中的同步調性也令人感到詫異。

 

尋找那顆發光的星體,《潛藏的星座》

邊看展腦中邊浮現出許多想法,無意識間被牽引著。一進門的第一件作品,塑膠袋被圈在柱子形狀的容器裡,往上飛卻無法飛離。片岡純也與岩竹理恵所選擇使用的物件(像是殘破的椅子、凌亂的電線),十分巧妙搭配著這房間的氛圍,彷彿它們本就屬於這裡。這件作品可說是表現出風與物體的關係,也可以說其展現物體沒有能力決定方向,只能被風牽引——就像觀眾一旦決定進入這個房間,就如同落入了片岡以及岩竹的圈套裡;一方面驚嘆這些玩意兒的有趣,一方面卻又難以確定作品在表達什麼,矛盾感與好奇心被勾起,難以立即對展覽做下定論。

片岡純也的作品,Floating Plastic Bag(左) 與 Filament(右)。結合有機的方式(風)與人工製品(塑膠袋),表現出物件內擁有的生命。Photography/ Juliet.

片岡純也的作品,Floating Plastic Bag(左) 與 Filament(右)。結合有機的方式(風)與人工製品(塑膠袋),表現出物件內擁有的生命。Photography/ Juliet.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Improvisation #2,Treasure Hill by 岩竹理恵. 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Improvisation #2,Treasure Hill by 岩竹理恵. 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片岡純也的作品,Floating Plastic Bag(左) 與 Filament(右)。結合有機的方式(風)與人工製品(塑膠袋),表現出物件內擁有的生命。Photography/ Juliet.
片岡純也的作品,Floating Plastic Bag(左) 與 Filament(右)。結合有機的方式(風)與人工製品(塑膠袋),表現出物件內擁有的生命。Photography/ Juliet.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Improvisation #2,Treasure Hill by 岩竹理恵. 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Improvisation #2,Treasure Hill by 岩竹理恵. 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我們將唾手可得的大量產品或素材再創作,並將物件內部的有機體展示出來。藉此,自然界在日常生活中無法被看見的部分就以充滿詩意的姿態重生了。我們創作時根據自己對觀察日常事物和環境的覺察,將注意力集中在個體擁有的特性和內在構造,從它們原本的日常功能中脫離出來。依循在科學實驗中相同的步驟,以富有詩意的手法表現因果關係,並在觀察中特意模糊自然與人工物的分別。我們希望透過分享作品中微妙的發現能深化事物之外表和感知。

但其實其中沒有多複雜的道理,這兩位藝術家使用隨手可得的材料去拼湊(幾乎都是當地的素材,他們很喜歡在台灣的市場找東西),利用機械、光學和電子技術使物件和裝置運作來產生特定的效果。若分開來看他們所使用的材料,與空間本身是融合的,把這些破損的材料組合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種冒險,弄不好就真的跟垃圾沒兩樣了,尤其是在如此陳舊的空間裡。但兩人利用物件本身的隱藏構造,讓自然界在日常生活中被忽略的部分,以充滿詩意的姿態重生。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Improvisation #2,Treasure Hill by 岩竹理恵. 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Improvisation #2,Treasure Hill by 岩竹理恵. 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Improvisation #2,Treasure Hill by 岩竹理恵. 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Improvisation #2,Treasure Hill by 岩竹理恵. 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潛藏的星座》展覽,寶藏巖上光巷 59 弄 9 號展間,2016 年。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星座」是將星體比喻成其他事物的行為。要找到新的星體是很困難的,但是你可以藉由不同星體的連結來尋找新的(隱藏的)星座。又或者,我們根本不需要再去觀看星體了?

是的,詩意,整個展覽讓人感覺最深的就是詩意兩字。是什麼樣的浪漫能讓空間處處充滿巧思?展覽名稱《潛藏的星座》是他們對這些作品的想像。「『星座』是將星體比喻成其他事物的行為」,他們這麼解釋。但我倒覺得是藝術家揭示如何尋找吸引目光的事物,像是透過樹葉葉縫看著對方,或是記住他/她身上灑滿陽光像鑽石般閃耀著;將眼睛貼近地上看著,也許也會聞到青草的味道——這些早已存在在我們周圍的自然,我們能不能用另外一種方式去感受它?

他們把所看到的道路,搭配著附近的建築物做成錄像作品,一直快速流動前進的車變成無數條光束,卻感覺到似乎時間已經停住了。這樣的時間差讓人有些緊張。片岡純也和岩竹理恵把我們習以為常的風景抓住了,問我們:「你確定這是你一直以來看到的樣子嗎?」improvisation#2, Treasure Hill. A video work for Carate Urio Orchestra‘s song, Fremdenzimmerby, by Rie Iwatake. 

Hrísey – Perla Eyjafjarðar, a video work by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片岡純也和岩竹理恵用這些機械裝置帶人們重新感受風、雲、夜晚的風景與光,遺憾的是,若只看展覽照片無法完整感受。其細緻之處在於,選擇使用的不完美材料,已經完美地存在於這處空間,讓人忽視掉這些是被製造出來的新物品,於是我們更能進入藝術家所精心準備、試圖帶給觀眾的體驗。走進他們安排好的空間就像是接受一場探險——當我盯著被風帶往上方的塑膠袋,彷彿我的外套也從裡面被風鼓鼓地吹起。

片岡純也與岩竹理恵。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片岡純也與岩竹理恵。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片岡純也與岩竹理恵。Image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兩個孩子般的藝術家,走入寶藏巖駐村工作室

展覽結束後我依然念念不忘,就像是一片黑暗的天空中出現幾顆美麗的亮點,無法移開眼光。於是來回了幾封郵件以後,他們回到了台北,這次預計在台北國際藝術村居住三個月,立刻登門拜訪。

岩竹理恵下樓來接我,她看來是個俐落帥氣的女孩,說話聲音卻很小聲,非常害羞,時不時掛著溫柔的微笑。她帶我到地下室找片岡純也,片岡正在裁切木頭;「這些木頭會組成一個個小盒子。我呢,正想把這些小盒子立起來做成一盞盞燈。」幾句寒暄後他興奮地說著。原來兩人已經在台灣待好幾個月,雖然每到三個月就必須離開一下(因為簽證關係),但目前為止他們都很喜歡台灣。

「燈泡會圍著圈圈轉,依靠風的力量。」片岡純也解釋著作品。Photography/ Julie.

「燈泡會圍著圈圈轉,依靠風的力量。」片岡純也解釋著作品。Photography/ Juliet.

這個裝置是片岡純也在台灣蒐集到的,改裝後它會敲擊茶具出現聲音。Photography/ Juliet.

這個裝置是片岡純也在台灣蒐集到的,改裝後它會敲擊茶具出現聲音。Photography/ Juliet.
「燈泡會圍著圈圈轉,依靠風的力量。」片岡純也解釋著作品。Photography/ Juliet.
「燈泡會圍著圈圈轉,依靠風的力量。」片岡純也解釋著作品。Photography/ Juliet.
這個裝置是片岡純也在台灣蒐集到的,改裝後它會敲擊茶具出現聲音。Photography/ Juliet.
這個裝置是片岡純也在台灣蒐集到的,改裝後它會敲擊茶具出現聲音。Photography/ Juliet.

translations, artwork by Rie Iwatake, 2013, collage, 350x100cm. Image Courtesy of Rie Iwatake.

translations, artwork by Rie Iwatake, 2013, collage, 350x100cm. Image Courtesy of Rie Iwatake.
translations, artwork by Rie Iwatake, 2013, collage, 350x100cm. Image Courtesy of Rie Iwatake.

過去兩人曾在秘魯的博物館工作一年左右,也曾到巴黎駐村一年(「很喜歡駐村點提供的工作室,而且居住在那裡的藝術家們都十分有趣,非常具有藝術家性格。」); 來來往往地穿梭世界,「如果可以還想要回去」。聽著他們的經驗,其中我最喜歡兩人分享在冰島駐村的故事。當時他們在冰島北方的小島 Hrísey,Hrísey 島上沒有超市可以買菜,一切日用物品必需搭船到本島購買;雖然搭船只需要十五分鐘,但就算到了本島還是必須開車到冰島的第二大城 Akureyri(約一小時的車程,而且沒有巴士),這樣的生活對外地人來說是何等艱辛。為了解決食物問題,片岡純也在小島上釣魚來吃,「那裡的海域水質清澈到可以直接看到魚兒游來游去,雖然當地人說他們從不吃這裡的魚。」他笑著說。

裝置投影出膠帶的紋路,像月球表面一樣。Photography/ Juliet.

裝置投影出膠帶的紋路,像月球表面一樣。Photography/ Juliet.

岩竹理恵作品,在台灣蒐集到的各種材料做成的組合而成。Photography/ Juliet.

岩竹理恵作品,在台灣蒐集到的各種材料做成的組合而成。Photography/ Juliet.

岩竹理恵,用報紙捏成的物體。Photography/ Juliet.

岩竹理恵,用報紙捏成的物體。Photography/ Juliet.
裝置投影出膠帶的紋路,像月球表面一樣。Photography/ Juliet.
裝置投影出膠帶的紋路,像月球表面一樣。Photography/ Juliet.
岩竹理恵作品,在台灣蒐集到的各種材料做成的組合而成。Photography/ Juliet.
岩竹理恵作品,在台灣蒐集到的各種材料做成的組合而成。Photography/ Juliet.
岩竹理恵,用報紙捏成的物體。Photography/ Juliet.
岩竹理恵,用報紙捏成的物體。Photography/ Juliet.

兩人成為藝術家並到處流浪,這樣的契機也讓人十分好奇,但他們彷彿從未遭遇過內心掙扎般,對經濟拮据的生活也不以為苦,兩人從他們各自的求學經歷談起。片岡純也出生在距離東京車程約兩小時的小鎮,「那是個沉悶的地方,連超市都沒有的地方」他回憶著;對照他後來離開家鄉、去學習設計和藝術的過程,似乎顯得理所當然。畢業後片岡一心一意做著作品、申請補助金,開始了流浪的生活。岩竹理恵原本學習的是日本傳統文化、和服與和食,某天卻突然想用自己的手做些東西,選擇進入藝術學校,開始了藝術的不歸路。兩人談著過往的回憶與經歷表情很淡然,好像命著註定本該如此,沒有戲劇化的轉折。若是自己,很難平靜做出這些決定,這代表必須位藝術放棄許多,也沒有確定的家、固定的收入;「我不在乎。」岩竹理恵溫柔地笑著說,這些恐懼與遲疑,彷彿從未出現過她的腦海裡。

投出的光影落在用報紙捏成的物體後。Photography/Juliet.

投出的光影落在用報紙捏成的物體後。Photography/Juliet.
投出的光影落在用報紙捏成的物體後。Photography/Juliet.

和他們揮手告別後,我靜默了很久,想著其實要做自己不難,要放棄一切也不難,但可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保持開朗的心態,滿足的表情,以及對事物的好奇,真的讓人既佩服又喜愛。這是我今年目前在台灣看過的最喜歡的展覽,喜歡他們的敏感與無畏,就像透過眼睛細膩地觸碰著事物——他們讓我更加喜歡台北了。

片岡純也與岩竹理恵目前在台北國際藝術村駐村,在本月或三月也即將會舉行個展,有興趣的朋友們請留意台北國際藝術村的展覽訊息。

Photography/ Juliet.
Part of Images Courtesy of Junya Kataoka & Rie Iwatake.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訪談與藝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