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THE Shelter、 Korner 到 BERGHAIN:來自東方的侵略暴力美學,台灣電音音樂人 Tzusing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電子音樂,從最早作為未來派實驗與創作的媒材,至 6、70 年代音樂圈開始出現合成器的使用,突破著音樂創作的形式;到如今成為主流音樂市場中不得不加入的元素——電子音樂其實已經發展一段時間,也並不全然圍繞電子舞曲和派對文化。每年於柏林舉辦的著名電子音樂盛事 CTM 藝術節,齊聚著世界上最頂尖的音樂人;今年的演出名單上,更驚見一位常出沒於台北的眼熟名字。出生於馬來西亞,先後在台灣、上海、芝加哥等地居住,目前於台北和上海間來回的音樂人Tzusing(子訢),經營著自己的腳踏車事業,同時也是個鑽研各種曲風的音樂人。

近期才剛踏進可說是世界電音殿堂——Berghain,在其舞台上演出,Tzusing 坦言表演前其實非常緊張;但場地內的設備與聲音都非常棒,開始演出後過了幾首歌就找回自己的感覺,也對自己當天的表現堪稱滿意。對於 CTM 其他演出的陣容,Tzusing表示非常欣賞,認為整個活動都致力於跨越種族、性向等各種標籤,毫不刻意地將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人齊聚一堂;大家都有屬於自己獨特的聲音,也讓人處處驚艷與充滿啟發——他認為,這就是未來所有音樂活動該前往的方向。

Image courtesy of Andrew Rochfort.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藉著他最近於紐約布魯克林廠牌 L.I.E.S.(L.I.E.S. – Long Island Electrical Systems)二月初剛發行的《東方不敗》專輯,Tzusing 在百忙之中抽空與我們聊聊,關於他和他的音樂世界——「想透過《東方不敗》專輯裡的東西,試著給大家震撼的感覺。「東方不敗」這角色對小時候的我來說實在是很嚇人。他手只要一動,有人的頭就飛了!在這首歌裡我也試圖要做出類似嗩吶的聲響效果。」Tzusing 講解著與專輯同名的主打歌。整張專輯充滿節奏強烈的打擊樂聲,融合眾多橫跨搖滾、工業、噪音等音樂元素;具東方色彩的音色不時透出,交織出極具重量感與爆發力的橋段。縱使在這樣粗獷猛烈的聽覺衝擊之下,仍然感受到每首歌底下所細膩鋪陳的生冷科技數位氛圍。強而有力的低音聲線不停律動,這些充滿生命力的曲子,在未來也絕對會帶領每位聽眾心中的小舞池大爆發。

回溯起自己關於音樂最早的回憶,他提到,小時候被爸爸叫去看電視上正播出的 Michael Jackson《Beat It》MV 後,音樂自此對他造成衝擊;之後在台中度過中學時光,買下人生第一張卡帶(是 Guns n Roses 的專輯)的記憶。「我那時只是個小學生,但我都會跑去唱片行,跟那些金屬掛的人混。」Tzusing 笑著回憶道,「那時候,電視上的 MTV 頻道看到什麼就聽什麼,都是當時很流行的搖滾樂和金屬樂,像 NirvanaBon Jovi 等等。」隨後移居上海,並前往芝加哥就讀大學,「芝加哥給了我音樂上所有夢寐以求的事物與經驗。」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芝加哥,在這美國音樂重鎮,席捲而來的便是超乎想像各種音樂類型,「我什麼都聽,從 House、Techno、IDM 到 Steve Reich 及 Philip Glass(後二位皆為美國著名極簡派作曲家)都聽。從第一次聽到電音那天起,我就知道放歌是我想做的事,記得那時候我還在台中、年紀很小,沒錢買器材,我去找了 JJ 老師(台灣電音大前輩)借了那邊的兩台黑膠轉盤跟一台混音器學放歌。」於是 Tzusing 來到芝加哥後便開使在外面放歌,「第一次到店裡面放歌,是一間不知名的愛爾蘭酒吧,聚在裡面的都是一堆聽嘻哈的滑板小子。但我其實不聽嘻哈,最後就還是放我想放的東西,歌單都是挑自己喜歡的歌放;自己獨自在聽音樂、聽到喜歡的歌時,就會冒出『好的,之後就要放這幾首歌給大家聽』的想法。在芝加哥後來也曾經有在smartbar(芝加哥老字號的知名電音夜店)放過幾次歌。」或許不是每位 DJ 都會這樣安排自己的歌單,但如此忠於自我喜好的行徑,也是讓 Tzusing 後來能進駐上海最具代表性的電音重鎮——The Shelter,成為駐店 DJ 的重要契機。

Image Courtesy of RedBull.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那時 Gaz(Shelter創辦人)找我去他的派對放歌,是個地下室派對;在場的都是一群嘻哈人,但我自己最接近、有在聽的,只有Bass Music( 源自英國的電子音樂,有著極為厚重低沈的低頻聲響,包含鼓打貝斯、Dubstep 迴響貝斯、Grime、UK Garage 等)。最後我開始放一連串的政治嘻哈歌(Political Hip Hop,發展於美國東海岸的嘻哈音樂類型。歌詞主題多為種族犯罪問題、反政府和帝國主義等政治議題),不意外地,當場把整個舞池都清空了。但這時候 Gaz 向前來跟我說,我很喜歡你現在正在放的東西,那些不懂的人不要理他們,你想不想之後來 Shelter 放歌?」也就是這樣的逆向操作,讓 Tzusing 開啟了在 Shelter 為期 4 年的冷冽暴力電音之夜「Stockholm Syndrome」(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Stockholm Syndrome」活動宣傳視覺。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Stockholm Syndrome」活動宣傳視覺。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Stockholm Syndrome」活動宣傳視覺。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Stockholm Syndrome」活動宣傳視覺。Image Courtesy of Tzusing.

以「內在矛盾的聲響探索」(Sonic explorations for internal conflicts)作為標語,「Stockholm Syndrome」活動多聚焦節奏強烈、粗暴冷冽的暗黑曲風,像是工業電音、EBM(Electronic Body Music 簡稱,於 80 年代早期於比利時起源,在德國和歐洲發揚光大,Electronic Body 一詞由當代電音始祖 Kraftwerk 樂團提出,用於解釋 1978 年 The Man-Machine 專輯暗黑卻富動感的曲風)、後龐克與暗黑歌德音樂等等。「我的音樂都帶有一股侵略性,」Tzusing 想了想說,「我曾經有長達 4 年的時間待在上海附近的工業區,沒有辦法做音樂。與我最想要做的事情如此脫節,我想我心中累確實累積了許多情緒。但也不只是這樣,我一直都想辦主流聲音以外的音樂活動。我想要找那些是為自己在聽音樂和收藏音樂,但同時也能在舞池內放歌給大家聽的人一起來。」

憑藉著這樣專注獨特的宗旨,「Stockholm Syndrome」活動在上海地下電音舞台迅速崛起,也吸引到紐約布魯克林廠牌 L.I.E.S.(旗下多發行工業電音、噪音等各種難以歸類的音樂類型)的注意。Tzusing 在 L.I.E.S. 前後總共發行了 3 張 EP,風格也都是本身一慣熱愛的重口味工業電子路線,扭曲瑣碎的合成器音色,和猛烈捶打的鼓聲,焦躁爆裂卻又讓人無法自拔、想律動的貝斯聲線,成就出了 Tzusing 獨具一格的曲風。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聊起創作靈感來源和過程,Tzusing 強調著「感覺」的重要性,「我需要感受一些什麼才有靈感去做歌。我有一本筆記本,裡面都是我寫下來的想法跟感受。我其實也有試著把我想到的東西哼給手機錄音,然後祈求自己不要太走調。但這招好像不太管用,每次再回去聽都覺得真是荒腔走板(笑)。但我還是滿心期待有天我能精準地哼出我要的東西來。」回顧最早開始嘗試在電腦上做音樂的時候,自己上網抓了盜版的 Reason 和 Fruity Loops 軟體,在那個 YouTube 還未興起的時代,沒有教學影片或太多其他教學資源,Tzusing 強迫自己用土法煉鋼的方式把軟體學會摸熟。回頭看待這段痛苦的陣痛期,他只說:「就是看你自己到底有多想要那東西,是吧?」

他也不諱言,最早期自己做的音樂都是想模仿心中的音樂偶像 JTC(美國電音人James T. Cotton,又名 Tadd Mullinix)——「但結果只是讓自己覺得很焦慮,做出來的東西也總是不能說服自己。我最後就放棄去想這麼多,沒想到一旦不去想竟然就通了。現在對我來說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做自己的聲音——當你開始做自己,一切都很自然地流露出來。」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因為熱愛看電影,因此也常從影片中找尋創作靈感——「我將那些電影帶給我的感受,透過音樂再度詮釋出來。」Tzusing 也不太在意器材的數位與否,「新專輯都是在電腦上製作編曲的,這過程很像在逛街找東西,在一來一回的微調過程找尋某個聲音。在某個時機點,你就會突然聽到一個超酷的聲音產生,然後忍不住大喊出 Yo!就是它了!這樣就對了。」這時,他又忍不住再次提起心中的音樂偶像 JTC :「我想到先前看過一篇 JTC 的訪問,他說他曾在自己夢裡找到一張唱片,等他醒來後,他就有個藍圖與方向把音樂做出來。我覺得我做音樂的過程常常就是這樣的感受。」

其實從 90 年代中期,不管國內外電子音樂與派對,早已成為當代青年文化重要的元素。然而相較西方,亞洲青年的反叛精神似乎不曾鮮明地存在過,大眾也對電音與派對文化一直有著許多誤解。從過去也曾被妖魔化的搖滾音樂史看來,這似乎也只是亞洲文化正在面臨的轉型過渡期,需要的就是時間讓大眾了解、接受。在相對樣壓抑的大環境底下,Tzusing 也經歷著自己高低起伏的音樂生涯,現在能重回、全心全意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最想跟大家說的就是:「這些我在房間裡閉門造車做出來的聲音,若能與我的聽眾有共鳴,讓他們找尋到一些意義,我真的非常開心。」至於在未來會想要嘗試不一樣的創作嗎?「我沒有辦法預測未來,但我對於任何的可能性都保持著開放的態度。」Tzusing 巧妙地不正面回應著,而他確實也不停涉獵自己以往不太聽的音樂類型,「最近都在聽來自南非的重低音音樂 gqom。」想一睹這位亞洲電音新勢力的風采、身歷其境的感受,他將引領你進入詭異暗黑領域,醉生夢死一番,這周六千萬別錯過去到 Korner 的 Bass Kitchen 七週年活動。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Photography/ Ash Lin. Image courtesy of Ash Lin.

Bass Kitchen Taipei 7th Anniversary
Korner/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200號B1
2017/ 3/ 11, 23:45

 

Images Courtesy of Tzusing & Ash Lin.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音樂與專訪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