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聽電子樂長大:台灣獨立樂團「不熟的朋友派對」成團十年專訪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04

「我從小聽『不熟的朋友派對』長大的」這句話對很多人來說絕非玩笑。

今年成團邁入十週年的台灣獨立樂團「不熟的朋友派對」(Unfamiliar Friends Party)(以下簡稱「不熟」),由曾是 VARO 樂團成員的小柯、小任與 lilybeer 三人,加上「Digihai」與「艾蜜莉」(Emily The Band)的吉他手、同時身為小柯高中同學的鄭平組成。詼諧的團名源自四人參加了一場規定「每個人都須邀請一位陌生朋友」前往的派對,因為覺得活動概念有趣,便以此命名。決定樂團名稱的過程雖談來隨興,這四人卻成了這十年間,彼此生命裡不可少的四分之一。唯有四人齊聚,一場派對才算完整。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10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1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2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5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01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02

2007 年,在 Daft Punk 的法式電音舞曲席捲全球,人人都浸淫在《Alive 2007》這張專輯的日子,不熟也希望創造出散播歡樂、聽了會讓人忍不住在舞池中跳舞的音樂。玩樂團的初衷總是單純,經歷成團初期的摸索與實驗,日後發展出不熟獨有的曲風,可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一開始想說是不是能夠做出像 Chemical Brothers、Digihai 或沙羅曼蛇一樣帥的音樂,但發現我們辦不到。也因為向他們學習失敗了,才發展出自己的風格。」lilybeer 打趣說著。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3

前期曲風跳脫一般人對舞曲的印象,不熟沒有固定的模式與類型,歌曲段落編排隨興,音符隨感覺流動。2008 年收錄在 DA PARTY 合輯中的單曲〈口哨男孩〉,即是當時不熟歌曲的標準模樣。爾後在電子聲響中加入 vocal,不僅將段落的概念注入歌曲中,更成功引起聽者共鳴,拉近樂團與台下聽眾的距離。受過不同音樂薰陶與訓練的四人,也曾走過互相理解與磨合的時期,至今依然保持關於音樂創作的對話與討論。

performance_3
performance_2
performance

十年的光景走得無痕,但蛻變與成熟,結實地長在團員間的對話中。即使四人坐在一起,仍像大孩子般不時互相調侃吐槽。自 2009 年發行 EP《我們好聰明(we are so wise)》,與 2010 年的迷你專輯《頭好壯壯(Headstrong)》後,團員們陸續出國深造;今年三月發表的新專輯《金豬玉葉(PIGNITY)》醞釀特別長的一段時間,更能見不熟祭出全新音樂面貌的決心。

00

每個青春奔騰的靈魂,都欲求一次捉住所有理想,不免匆忙疲累。實踐於音樂層面,以往在演出時,不熟的歌總少不了鄭平的吉他演奏,其他團員在一首歌的時間內會變換三、四種音色,再加上電腦輸出 loop,深怕遺漏任何想傳遞給閱聽者的感知與訊息。淺白地說,每首歌都被塞得又滿又多。對創作者而言,作品是一面最清亮的鏡,新專輯《金豬玉葉(PIGNITY)》反映四人對創作的思維轉換與心理層次的提升——小柯用「返璞歸真」四字精準歸納。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6

十年後的他們,開始懂得喘息,學習割捨;將自己的腳步放緩,也給彼此更多空間。「首先就先把吉他音色拿掉。」被大夥稱作音樂擔當的鄭平解釋著新專輯最大的突破:「我們重新檢視以前習慣塞太滿的歌曲結構,最重要的就是簡化。先抽掉具備搖滾色彩、容易局限風格、並且讓旋律太過複雜的吉他;最初希望讓歌曲有段落加入的 vocal 也盡量減少,讓段落不需借助歌詞也能成立。」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00

他們強調,「回歸最純粹的電子音色」。談及新作與先前的不同,「若一首歌只有一個音色或旋律線就很出色,為何要再加一堆東西?我們進一步思考彼此可以如何搭配,並在表演時讓每個人都有休息的時間。」小任也分享自己的感受,「這跟年紀也有關,以前我們很衝,喜歡將很多旋律搭在一起,每首歌都給很滿,就像萬花筒。但新專輯中單純化的編曲更趨內斂,多了留白的空間,讓聽者能自行感受。」

ufp_01
ufp_02
ufp_00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03

延續前兩張作品俏皮的取名,取自諧音的《金豬玉葉(PIGNITY)》,最是令人會心一笑,但為何以「豬」為題?這源自於團員間的小遊戲。專輯中的第一首歌完成後以「白豬」取名,接續便以各種不同性格與狀態的豬作為每首歌的「乳名」,於是決定專輯名稱就延續這趣味。進入正式取名的討論後,卻著實花了團員們許多心力;從中英文到音譯多方切入,最後決定翻玩英文單字「dignity」,取做《pignity》,再延伸意指尊貴的中文含義,為新專輯立下最完美的詮釋:《金豬(枝)玉葉》。

一窩小豬們,每隻各有其特質。多元的面貌包括不熟曲風剛轉型後的創作〈迷人豬〉與〈幸運豬〉,還有難得的慢歌〈有斤豬〉,〈黑豬〉與〈電豬〉則是加重電音色彩的呈現。曾經有段時間遇上創作瓶頸,四人進行一連串創作方式的改變實驗,「那是段辛苦的日子」如今他們聊起每首新歌皆如數家珍,眼裡透出滿足與踏實。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7

四人能一起玩團十年,是否有什麼秘訣?lilybeer 說:「我們的相處模式這十年其實沒有改變,唯獨變得更包容對方。」團員們早像家人彼此習慣熟悉,無欲無求,輕鬆開心地一起寫歌,眨眼便走到今日。「這個樂團總提醒著自己是誰。承受職場與生活中的辛勞與壓力、度過難受的一天後,還能在練團時放鬆,找回自己的模樣。」小任的感性,道出的是不熟對她的生命意義。

於是,十年前一場不經意的「不熟的朋友派對」,成了眼前這四人的代名詞。雖然他們談起話來總是羞澀彆扭,卻能用臥室宅做出的「不熟」式電子舞曲,招喚你的動感基因,讓腳下踩的立即成為可攜式舞池!不熟也立下終極目標:要為太妍送上新專輯《金豬玉葉(PIGNITY)》,用音樂讓她愛上小柯(笑)!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_12

不熟的朋友派對《金豬玉葉(PIGNITY)》發片巡迴:

5/19 台南 TCRC Livehouse & Records/ 台南市中西區西門路二段 314 號 B1(西門圓環上),08:00 pm
6/10 台中 洞穴 The Cave/ 台中市五權路 594 號 1 樓,08:00 pm
6/16 高雄 Paramount Bar 百樂門酒館/ 高雄市三民區民族一路 70 號,08:00 pm
6/17 恆春 山羊飯館 The Goat Restaurant & Bar/ 屏東縣恆春鎮恆南路 23-2 號,08:00 pm
6/24 台北 The Wall Live House/ 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 200 號 B1,08:00 pm

Interview Photography/ Manchi.
Part of Photos Courtesy of Unfamiliar Friends Party.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音樂與專訪文章。

請輸入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