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畫筆告白|做自己的性愛謬思,恣意情慾:插畫家 Phoebe Chen 的慾望視像

〈背景〉,《蘇菲旋轉》

採訪、撰文/ Alice ChanSia.
All Images Courtesy of Phoebe Chan.

也許你還記得作家蕭詒黴的《蘇菲旋轉》(回顧 INSPIRATION:《蘇菲旋轉》),藉由文字,他將對世界、生活的想法與猶豫、渴望被愛以及為愛付出的掙扎,細細傾訴。這本蕭詒黴稱為「情書」的作品,邀來插畫家 Phoebe Chen 以畫筆回應他「紙上的談情說愛」;伴隨著情愛,Phoebe 大膽強烈的畫風,讓慾望或直白、或含蓄地透露,對比著書寫的細膩溫柔。「一個自以為是的男子」,以及「一個不屑一顧的女人」,書頁翻動間,鮮明的樣貌各自躍然紙上。

《蘇菲旋轉》,蕭詒黴 X Phoebe Chen

以畫筆維生,Phoebe Chen 描繪著女性的情慾,展現著人與人、關係與慾望之間,那矛盾又強烈的生命力。情慾——無論是關於情感或肉身,或多或少,它喚醒著我們生命的某部分歷程,甚至建構某部分的自我認知;隨時代氛圍與價值觀轉變的潛移默化,這兩字已不似從前被按上沈重的道德枷鎖,畢竟它與身體、與思緒都如此緊密相連。Phoebe 試圖理解、認識這部分的自己,將創造力的奔放結合渾然天成的慾望,轉化成取悅自己的表述、辯證,以及一種親密體驗。

〈償還〉,《蘇菲旋轉》

〈償還〉,《蘇菲旋轉》。

從日常裡啟發創作,繪畫很早就融入 Phoebe 的生活。「小時候爸爸會把廣告紙裁成四等份,在空白的背面畫上各種動物,讓我和姊姊著色。最酷的是有一次家裡的 Toyota 汽車要重新烤漆,我爸拿了一盒彩色筆讓我和姊姊挑選,我們在粉紅色和紫色的彩色筆之間爭執不休。最後我們(可憐的)家庭汽車就變成紫色加粉紅色的樣子了(還貼滿防水卡通貼紙)。」正因為對畫畫的啟發並非來自畫室而是日常,於是成為她生活中極為自然的一部份。

〈Phoeradise〉&〈Her Guilty Little Hobby〉
〈Girls In Design School〉&〈Taiwanese Style Night Market〉
〈Phoeradise〉
〈Her Guilty Little Hobby〉
〈Girls In Design School〉
〈Taiwanese Style Night Market〉

畫筆一提,不知不覺就畫到今日。而以女孩做為畫中人物,不僅因為自身為女性,也因為成長過程接觸、喜愛的藝術家,累積成畫筆下的創作養分;從日本漫畫的人物,慕夏筆下的唯美女性,普普風時期的未來感造型,再到 20 世紀初流行的巴黎女性海報風格,都在 Phoebe 汲取美感的範疇。「我相信藝術家的風格是由過去的所見所聞累積而成,所以也可以說我的創作都受了這些時代與現代文化影響而成形。

〈執著〉,《蘇菲旋轉》

〈執著〉,《蘇菲旋轉》。

我們都經歷過那種青春期時的好奇,遮掩與矜持。

〈逃避〉,《蘇菲旋轉》

〈逃避〉,《蘇菲旋轉》。

除了生活的大小事啟發,在 Phoebe 作品中那令人過目不忘的,便是一張張風格強烈、探討性別與慾望的女孩身影;自她網站上一路瀏覽下來,儼然如同當代女性的情慾百繪。「15 歲時放學後常常到圖書館自習,等媽媽下班;我常常放棄很難的數學題,去看比功課有趣的多的倪匡科幻小說。有一次在西洋文學架上發現了一系列的經典情慾文學,我拿起《泰蕾莎說性》(Thérèse the Philosopher),清楚記得那時候穿著制服,遮遮掩掩地窺探大人的世界,感覺又熱又緊張,羞愧卻又興奮;那些在青年讀物裡看不到的字句與情節,字字都讓我驚訝。那是我第一次接觸情慾文學,第一次知道閱讀也能讓人起生理反應(笑)。」

〈Frosting〉,《Pink Fantasies series》
〈Pinky Sexy Bunny Lady〉
〈Frosting〉,《Pink Fantasies series》
〈Pinky Sexy Bunny Lady〉

青春期對性慾的好奇與懞懞懂懂,成了 Phoebe 調色盤上的一抹鮮明。作品人物多了一絲美式豪放,女孩雙腳橫跨著性與欲,表情或陶醉、或不屑一顧,然不管情緒為何卻都充滿力道,一種強而有力的態度。「大學時風氣比較開放,很多以前認為是羞赧的事情漸漸成為可以談的話題。在某個繪畫課,原本只是純屬好玩的心理,發表了搞笑情慾作品(老師說要畫自然現象相關的主題,我畫了「天雷勾動地火」),但觀者的反應讓我對這主題更加產生興趣。」Phoebe 回顧著,「但為什麼關於性的話題,只有在開黃色玩笑時,能被自然地帶出與帶過,認真談論時大家就感到尷尬或不舒服呢?」反思著這疑問與觀者的反應,於是 Phoebe 開啟了持續至今的情慾百繪探索冒險。

〈Pussy Power〉
〈Pussy Cats〉,《Pink Fantasy series》
〈Dirty Talk〉
〈Pussy Power〉
〈Pussy Cats〉,《Pink Fantasy series》
〈Dirty Talk〉

「情慾並非始於寬衣解帶的那一刻,而是在人與人接觸時就開始了。」談起情慾的表述,Phoebe 以她自己很欣賞的這句話解釋。「剛開始以情慾為題創作,『情慾』的比重比『女性』來得高,屬於比較裸露與直覺的那種表現。後期因為畢業製作而實際研究『情慾』,才知道以前做的都是狹義的『情慾』,而廣義的『情慾』應是存在於生活中。」探究著「情慾」的深層,也正因其創作多以日常生活為背景,她逐漸將性內化於作品,畢竟情慾始於生活、本為生活裡自我的一個面向。

〈追逐〉,《蘇菲旋轉》。
〈Salsa〉,《Sexy & Tasty series》
〈"What?"〉
〈Chocolate〉,《Sexy & Tasty series》
〈Pizza〉
〈Buffalo Wings〉,《Sexy & Tasty series》
〈追逐〉,《蘇菲旋轉》。
〈"What?"〉
〈Pizza〉
〈Salsa〉,《Sexy & Tasty series》
〈Chocolate〉,《Sexy & Tasty series》
〈Buffalo Wings〉,《Sexy & Tasty series》

於是,透過畫筆逐一嘗試,Phoebe 訴說著大膽又臉紅心跳的故事。《掠食者與獵物哲學》透過女性的口舌與陰莖的形象,探討男女之間的掠食者與獵物的關係;近期參與改編自《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情慾羅曼史系列,將 D.H.勞倫斯的文字付諸溫潤炙熱的畫面。反倒是《蘇菲旋轉》的創作初期,Phoebe 面對蕭詒黴文字裡的情感難以理解,曾數度陷入瓶頸;「後來我改變創作方式,把詒徽的文章假設為一個在咖啡廳和我面對面坐著的人,若他說了這些話,我會怎麼回應呢?」於是,多幅與文章或呼應、或對比的作品才順利完成;而其中許多與文字訴說不符或相反的畫面,卻更顯兩位創作人不同形式與情感的展現,宛若兩位性格迥異的好友間,一席又一席淋漓盡致的對談。

〈Take Me Home It's A Good Deal〉&〈Predator & Prey Philosophy〉

〈現象〉,《蘇菲旋轉》

〈現象〉,《蘇菲旋轉》
〈Take Me Home It's A Good Deal〉
〈Predator & Prey Philosophy〉

細看作品裡的角色,許多強烈情緒刻畫著;面露不悅、斜眼瞪人,那並非對特定族群的描繪,更多是為了「表示當下場景中故作理所當然的姿態」。「當我們害怕別人眼光時,有時候我們會故意表現出不在意,但其實心裡卻很介意。我想我就是那個介意的人,而我筆下的女孩們幫我表現了那些不在意任何人的自信。」這無謂也無畏的自信展現,是 Phoebe 對「社會標準」的一種反抗:性別的標準、體態的標準、美的標準。

〈背景〉,《蘇菲旋轉》

〈背景〉,《蘇菲旋轉》

談及此處,好奇著是否除了自己理想的樣貌之外,也投射部分的自己於作品之中?「我想兩者皆是。作品裡的角色既是我的生活經歷,也是我理想中的女性形象,而更私密的說法是,她們是我想成為的樣子。以我或我周遭的生活經歷為背景,以畫紙為媒介呈現我想成為的樣子,在我想在的地方,做我想像中的事。」而生活裡風貌各異或性格強烈的有趣人物,也難逃 Phoebe 畫筆的揮灑,「我現在也以我的朋友為創作靈感。她們是我不唯美、臉上帶著彩妝與宿醉,但卻充滿個性的繆思。我常常在與她們的聚會中靈光乍現。」

〈複本〉,《蘇菲旋轉》

〈複本〉,《蘇菲旋轉》

既強悍也浪漫,不那麼討好或唯美,畫筆畫下的除了情慾高潮,更多的是在生活場景信手捻來的自我取悅;女孩在環境裡尋找的除了自我,也定位了與周遭、他人間的關係。「『愛我』——這是命令句——但你不愛就算了,我也不會怎樣。」誠如她在《蘇菲旋轉》裡提及的,這些身影對情感會妒忌也會猜疑,有些任性也充滿挑釁,這是當代女孩的情慾百繪,也是 Phoebe 的非聖女告白。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創作人與藝文故事。

Written By
More from Polysh

DAILY TOOLS:都市型男每日工具

生活在城市的男性朋友在外...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