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身體軌跡,寫下私密又奔放的日記:Caroline Denervaud

肢體是我與世界溝通的語言、我的避風港。

第一次看到 Caroloine Denervaud 的影片時,其實我不太覺得她在跳舞。黑白帶點雜質的影片裡,她躺在一片空白的畫紙上,慢動作的將身體蜷縮而後伸展,像是剛醒來的那刻還有那麼點想賴床,左翻右滾地伸伸懶腰;然後,她指中那一小塊炭筆隨身體帶動著臂膀、再至手腕,紙面上於是留下一道道移動的軌跡。

.最初想跳舞的原因是什麼?

有印象以來我就一直在跳舞,我覺得這是我最能夠表達自己的方式。

‘trace-traits’, Caroline Denervaud.

.最初想跳舞的原因是什麼?

有印象以來我就一直在跳舞,我覺得這是我最能夠表達自己的方式。

'trace-traits', Caroline Denervaud.
'trace-traits', Caroline Denervaud.
'trace-traits', Caroline Denervaud.

1978 年 Caroline 生於瑞士的洛桑(Lausanne),她的母親也是身體藝術工作者,耳濡目染,肢體的舞動是件她再熟悉不過的事情。當青春期大部分的孩子們在找尋著各種方式證實自我,Caroline 便已清楚知道舞蹈是她的路徑,深刻理解,自己唯有在跳舞的過程裡,才能將心裡最敏感的情緒釋放,並且觸動他人。帶著十幾歲的青澀與衝勁,她便勵志要做一位專業舞者,遠赴倫敦 Laban Centre 與巴黎 Beaux Art,開始了在研習舞蹈上的探索。

然而人生的路徑總偶爾會有些崎嶇,Caroline 因為一次嚴重的受傷而無法再跳舞,一停便是十年之久。直到她再度意識到自己多麽想念那最令她自在的表達方式,她決定褪去學院式的匠氣與技巧,並讓肢體更釋放、更自由地去創作、表態。

「如果當你醒來唯一想做的那件事就是寫作,那麼你就是一位作家。」——《Letters to a Young Poet》,Rainer Maria Rilke

想起《Letters to a Young Poet》一書裡的這句話。一個人之所以是一位藝術家,不在於藝術是不是他的工作,而是在於他是否有心在創作。就算 Caroline 在舞蹈之路上走得坎坷,卻不代表她不能繼續以身體展現自我。2014 年開始她用家裡的舊錄相機,錄下每天的心情與感受;用畫布、身體和一枝筆,剪輯成一段又一段的動態日記,並也成了屬於她獨到的複合媒材作品。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cathédrale', Caroline Denervaud.

在於藝術及生活的交界點摸索,Caroline 謹記著「Les champs des possibles」(可能性的領域)一詞,在這個交界的空間中實驗各種可能性,尋找著平衡至不平衡、不平衡至平衡裡,那些落差發生的瞬間;看似一個簡單的概念,卻小至自我,大至萬物。

我的作品沒有任何預備或預設的樣貌,中心思想就是「現在這一刻」。在「這一刻」,我要釋出自己內在最微妙的感受。

‘here’, Caroline Denervaud.

我的作品沒有任何預備或預設的樣貌,中心思想就是「現在這一刻」。在「這一刻」,我要釋出自己內在最微妙的感受。

'here', Caroline Denervaud.

而這也是一趟沒有終點的探索與試驗,因為生活中有太多的情感和狀態等待她去表達;將背靠著牆,任手臂延伸、再將身子蹲下,或者,將順序倒過來,畫布上產生的線條永遠有不同的變化。現在的空間,在下一秒已經隨時間轉變,而所謂的「自我」也因為時空與身體不停地變化,從來沒有真正完整過。

這一切的研究與探索並非為了尋找任何答案,也沒有必須去達成的目標,Caroline 要做的唯有誠實地紀錄自己,試圖在短短的影片裡,告訴觀者一件作品的起承轉合、靈感與由來。

有時她表達的是自己的能量,有時她的靈感來自是一件裙子或一件陶器;與物件的的關係、感受在影片中,她以真實且即刻的方式記錄下來。在她的作品中,「理解」的過程是一大趣味,並且時常一看再看;我被留在那氛圍裡,卻也沒什麼好解釋我到底「懂」了什麼。

‘janvier dort’, Caroline Denervaud.

.在日復一日的紀錄與研究中,有沒有發現自己最喜歡、並一再出現的動態?

那應該是「倒下」(falling)。我常常是先站著,然後再讓自己跌到畫紙上。練習跌倒是有難度的,畢竟在生活裡我們不需要刻意跌倒;但在我的過程中,「倒下」同時意味著「放下」(letting go)。而且,我很喜歡地板。

.在日復一日的紀錄與研究中,有沒有發現自己最喜歡、並一再出現的動態?

那應該是「倒下」(falling)。我常常是先站著,然後再讓自己跌到畫紙上。練習跌倒是有難度的,畢竟在生活裡我們不需要刻意跌倒;但在我的過程中,「倒下」同時意味著「放下」(letting go)。而且,我很喜歡地板。

'janvier dort', Caroline Denervaud.

Caroline大量地產出動態日記,並自其中發展出抽象的畫風;景觀靜態的主題畫作像是《花園》或是《巢穴》中,大地混濁的塗色同樣也帶著實驗的心情,像是記錄下各種差一點完美的視野,沒有刻意修飾過的直覺,令人訝異地,那「不平衡」竟是如此自然而舒服。

'jardin 1', Caroline Denervaud.
'cachette', Caroline Denervaud.
'jardin 1', Caroline Denervaud.
'cachette', Caroline Denervaud.

不像大部分的畫家要先畫草稿,或著表演藝術家要先走位,Caroline 的藝術是活生生從無到有;面對創作,她洗淨掏空腦袋,讓接下來的一切赤裸裸地呈現。而談到下一個階段想突破些什麼?「我只想持續地記錄。我反覆看自己的錄像作品,而當我看見某幾秒鐘讓自己有些驚喜的感受時,那就是我的下一個階段,那就是所謂的成果,以及我繼續研究身體的動力。我不是一個計畫型的人,我只是不停地創作並接受各種合作,保持著開放的心!」她解釋。「因為正要搬新家,最近最常想的是,我在那裡會不會過得快樂?」回答得可愛又令人莞爾。

我想,在新家裡,她會繼續用身體來回感受每一塊地板;也許,她將紀錄兩隻手臂展開,而那剛好是窗框的寬度;或者,在床邊讓自己跌到、再翻滾兩圈回來… 抽象的線條像是人生中的點滴產生又交錯,來自分分秒秒間身體與世界的變動。訪談尾聲,想起 Caroline 提起自己最喜歡的一句話:「人生是沒有排演的(Life is not a rehersal)。」呼應著其作品的自由無界,她的藝術就是將生活的日記在舉手投足間真實地寫下,沒有盡頭。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藝術與專訪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