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村記錄 冰島,芬蘭,(柏林_第一篇)

離開芬蘭後我回到倫敦做了一些事,這之中也回台灣一陣子舉辦展覽; 身體狀況不太好,所有事情在心裡滾來滾去變成巨大毛球。

 

回台灣的時候牙齦發炎很嚴重,半邊臉腫了起來; 後來耳朵發炎,皮膚發炎,眼角膜潰瘍,感冒等等,就在短短兩個禮拜之內; 身體非常虛弱,像是在歐洲累積了好久的壓力突然間爆發,就像書裡面的一句話:『畢竟像我這樣不屬於任何地方的人,自己的事情總之必須從一到十全部由自己保護。』

 

 

Negative0-17-16(1)

柏林市區

 

 

一直旅行的結果就是很難有確定的習慣; 到新的地方總會有新的規矩新的挑戰; 例如在冰島沒有天黑,於是就算已經晚上十一點了還在喝茶,也很難很難上床睡覺; 每天都關在房間要如何轉換心情呢? 我居然買了某間公司的遊戲大富翁,非常自閉跟電腦做朋友; 盡量在下午洗澡因為晚上很冷,有敲門聲音不要理會,因為大概九成是羊在撞門; 每天喝無數杯伯爵茶以及吃餅乾,這是在冰島農村的習慣。後來在城市住一個禮拜又有了新的規律,每天起床後去書店咖啡館喝兩杯咖啡點肉桂蛋糕坐一個下午,去超市買日本米醬油和白菜回家煮稀飯,每天大概就是這樣。

 

在芬蘭要比平常倫敦時間還要晚兩個小時左右睡覺,因為要配合大家的玩樂時間。在芬蘭沒有自己的時間大家每分每秒都要抱在一起才行,只要有一個人覺得無聊大家都得陪她玩,想在外面烤香腸到天亮就得去,想跳湖就要一起跳,總之對我來說有點幼稚,類似夏令營的駐村方式很不適合我的個性。

 

吃的東西也不太一樣; 在冰島都是熱狗薯條和湯,義大麵條很少,大概都吃土司和麥片,以及無限量的茶,其實只要有茶包跟牛奶就滿足了; 在芬蘭環境更嚴苛因為無法自己去超市買東西,曾經騎腳踏車去過一次半條命都沒了; 所以只有茶沒有牛奶,味道很怪的土司以及討厭的番茄義大利麵醬; 後來想想把我逼走的大部份原因應該就是這個。

 

在赫爾辛基又是完全不一樣的習慣,只要在城市就不知不覺依賴咖啡店和超市,絕對不要再隨便去鄉下生活了。

 

 

天氣,地點,相處的人,心情都完全不一樣; 最討厭的就是打包行李考量著什麼要丟什麼要留,其實真的會捨不得的很少很少,曾經以為離不開的東西也沒想像中重要; 到最後就是只要電腦護照錢包眼鏡還在就夠了,大行李箱整個不見被偷走也沒關係; 會有這個想法是在芬蘭的時候,當時買了廉價航空機票要回倫敦卻忘了買行李箱的位置,站在櫃台前想著如果行李箱不能帶的話,那麼就丟在這裡好了,居然可以無所謂到這個地步。

 

某天接到來自芬蘭的信,裡面他說:『我終於暸解妳為什麼離開了,所以一直想關於巧合的部分,在這個時刻一直想起,然後妳就消失了。』

 

 

Negative0-05-05(12)

工作室+房間

Negative0-06-06(1)

駐村點附近的街道

Negative0-05-05(1)

駐村點後面集中垃圾的地方

 

 

 

5.10.11

第三個駐村點是柏林,抵達第一天依舊在海關折騰很久; 原因是我並不是觀光客而且在短時間內出入太多國家,每一個國家停留也太久,再來是台灣的護照實在是太過模糊,很多時候都必須跟海關說「我有英國學生簽證」才能順利通關。

 

海關:: 妳的申根期限要過了

我:: 不是這樣的,今年三月我有去巴黎,要從三月開始算起

海關:: 但是巴黎的印章很怪,妳在三月一日跟三日進入巴黎,卻沒有離開的印章

我:: ……..那一定是法國人蓋錯了

海關:: 所以要從七月冰島開始算,如果是這樣的話,妳的申根只剩下十五天,我現在可以讓妳通過,但妳一定要去延簽不然就是犯罪

我:: 那我明天去辦

海關:: 今天

我:: …..好

 

每次通關都很不安心。

 

 

到了駐村點我看到了在芬蘭一起駐村的 Hyojung 和比利時畫家 Birde 坐在門口的戶外咖啡座等待,看到 Hyojung 感覺真好,好像老朋友一樣,我很開心能在柏林看到她。她說:『現在是十一點半,他們說十二點準點才回開門讓我們進去。』果然是德國人,每件事都相當認真。

 

十二點一到果然門就打開了,大家也帶著興奮的心情走進去, 我進去了我即將要住三個月的房間,新的房間和工作室很寬闊,倫敦會割成四個房間的大小,走了好久才到床邊。我喜歡柏林大概就是因為空間很足夠吧!後來經常到柏林展覽,住在不同的地方也都有同樣感覺; 用倫敦的租金可以在柏林住到四倍五倍大的房子,如果可以一直住在這裏我一定可以做出大型作品。

 

跟所有剛認識的藝術家自我介紹,大概有一半的人都來自澳洲,他們都好開心的樣子; 大概晃了一下我就回到房間整理行李,即將在這裏住三個月呢,必須保留力氣,在芬蘭我學到了不要一下子就跟誰太親切,撐不了幾天就會很累。

 

非常炎熱的一天,整理好行李想去買些日常用品,新朋友們說一起去吧,大家一起走到轉角的雜貨店買東西,說是雜貨店不過就是個小攤位,隨便買了水跟餅乾就回去了。晚餐跟 Hyojung 去輕食店,喝到可樂杯裝的咖啡(後來才知道附近的店家都是這樣處理咖啡的),聊著關於芬蘭的事情,轉眼間好像是上輩子發生的事了。

 

 

 

 

Negative0-26-26(1)

去搭地鐵&郵局的路上,雖然陽光很美,但其實很冷

Negative0-07-07(1)

非常喜歡柏林的植物

Negative0-10-10(1)

Negative0-14-13(1)

Negative0-15-14(1)

 

 

 

(日常)

 

旅行一陣子後,每次換新的地方,我會比較在意的還是如何生存,例如附近有多少商店,超市多遠,廚房的裝備等等; 柏林就是沒得挑剔的好地方,附近有各式各樣的餐廳價位都很合理; 超市也很棒什麼都有,雖然如此我還是很古板地幾乎都吃一樣的東西,例如 Pizza 和超市賣的烤雞套餐,宵夜就是輕食店賣的拌義大利麵條; 因為幾乎天天買,已經到了進去店裡老闆就會笑笑地開始幫我打包食物,也不需要點餐,因為我一句德語都不會說。印象最深的是Pizza店的老闆,他們是土耳其人不會說英文,我問他們 Pizza 的口味,他們很認真指著菜單和廚房的配料一個一個解釋,讓我深受感動,後來不管附近有多少 Pizza 店我都還是只跟他們買。

 

早上起床大概都是去巷子裡很安靜的咖啡店,有很好喝的湯,女店員手臂上刺著藝伎的圖,可能是這樣吧她對我和 Hyojung 特別親切; 有時候起床後看到門口塞了小紙條,H 會說一起喝東西吧大概幾點這樣,雖然我們住在同一層樓,但遇到的機會相當少。一起喝咖啡的時候她會跟我說很多很多,很細很輕的聲音; 她比我大一點,之前住在法國學習繪畫,她很喜歡法國,很想回去,但柏林駐村結束後她必須回到韓國,有點憂鬱很害怕,有時候會對我傳達這些訊息。

 

大家都知道做藝術很困難存活,但是大家不知道在確定要不要繼續 / 放棄 做藝術的過程很煎熬,因為當你開始做藝術,就會更在意自己的想法和每一個聲音,會有大量的感覺,會批判很多很多,一旦開始了這樣的習慣就很難再回到正常社會。例如在群體中大家一起吃飯就是要開心,可是在我遇到的人(大部份都是從事藝術的)就會有各式各樣的狀況發生,可能會突然離席就再也不回來,或者是像我都關在自己房間裡面即使外面正在舉辦派對,我還是能不受拘束選擇我想要的方式,只要不影響他人都是可以被接受的。

 

大概就是聊這些,想辦法跟社會平衡,我也會跟她說我正在擔心害怕的事情,然後一起鼓勵,一起繼續跟藝廊聯絡合作,一起感到空虛,擔心未來,對家人感到愧疚,大家就是這樣的心情不停循環。

 

 

 

 

Negative0-04-04(1)

Negative0-05-03(1)

 

 

大部份的時間我還是會一個人行動,如果不太餓,通常早上我會去 weinmeisterstr. 去固定的早餐店喝柳橙汁吃奶油貝果,去附近最喜歡的書局 ( do you read me?) 晃一下,如果想繼續喝咖啡就會到對面的咖啡店很安靜聽音樂看書,接著慢慢走回家, 開始一整天沒日沒夜做作品。

 

柏林的天氣大部份都是又乾又冷,但如果是八度左右的晴天我就會非常非常的開心,是一個不需要穿外套也不會流汗的好天氣。

 

 

(待續)

 

 

 

Tags from the story
, , ,
Written By
More from Juliet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