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病呻吟:病態美學,病理切片影像展

如詛咒般難纏,如罪惡般深沉,在看似完好美麗的皮囊下蠢蠢欲動;疾病隨組織與血管張揚擴大,恐懼與憎恨自此烙印在血液之中,急速蔓延。病理切片敲響著身體的警鐘,染色細胞上描繪著從前的未知—這源自我們身體的微觀世界,像是難解而神秘的古老符號,有著自己的意識;而它前進的方向,卻宣示著我們即將面臨的注定不幸。我們厭惡它、唾棄它,拒絕與它更進一步認識,視它為命運於個體上凝結之惡,打亂我們的生活步調,剝奪我們對未來規畫的美好藍圖。然而此刻若仔細凝視,一道道病變紋路刻畫著生命的細膩皺褶,皆是無可複製的經驗,具體而微地誠實記錄著—顯微鏡下審視的規律與不規律的奇花異朵,原來都是我們生活過的證明。

 

pathology-expo_13

 

醫師口中的判定,宣示著即將的受苦過程;在生存與疾病之前,眾生平等。如此公平不帶一絲憐憫,病態在我們體內孕育著那陌生的樣貌,難以理解而掌控,甚至暗示著酸腐的死亡氣息。根基於對死亡、受苦的恐懼與憎恨,我們對疾病的樣貌有著荒誕的想像:晦暗不明、張牙舞爪,或許還有些血腥。這次由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學生所策劃的《病態美學.病理切片影像展》,赤裸揭示病態的真實,將疾病一一細數;藉由形態學延伸而出的豐富畫面,讓這被視為極惡的存在,在藝術語彙上找到了共鳴。

 

pathology-expo_15

 

pathology-expo_5
結節性甲狀腺腫 Nodular Goiter of the Thyroid

「醫學系所研讀的病理學,根基於解剖學、組織學、胚胎學與生理學,簡單來說便是探討疾病的學問研究。從發生原因、致病機轉、在身體裡發生什麼樣的反應,像是免疫細胞如何對抗疾病,如何治療、復原的狀況等等,深層探討疾病的過程。」談起辦展契機,策展團隊解釋一切都源於身為醫學系學生的學習過程,「對一般人來說,疾病多半是醜陋甚至邪惡的存在,恐懼與拒絕是談到疾病最常見的反應。這些影像某種程度來說,是某些人的特權(醫師與醫學系學生),但我們認為這是全人類共有的知識。想透過這次展覽,試著表達『病態』於日常生活中也是常見的狀態。而從另一個角度觀看,顯微鏡下的『病態』樣貌,與這世界其他事物一樣,依然存在著美感。」取材自醫學系學生的上課教材,策展團隊將病理學的艱深研究與貼近生活的美感連結,以藝術推廣的方式,讓大眾更深入認識疾病。

 

pathology-expo_17

 

pathology-expo_22

 

pathology-expo_21

 

pathology-expo_20

 

結節性甲狀腺腫、腦膜瘤、動脈粥狀硬化、肝臟脂肪變性、結腸黑病變、腎細胞癌、急性闌尾炎、胃潰瘍、乳房黏液性癌…在經取樣、包埋、切片、展片、染色、封片等繁雜步驟,依其病因、症狀與形態學判讀名列而出的各種病裡切片影象,紅色或紫色描繪病變組織與細胞的大大小小輪廓,如馬賽克窗花般綻放,如砂石般流動,如梵谷筆下那糾結令人不安的漩渦筆觸。「記得費曼曾說過一個故事,某位藝術家曾對他說『科學家沒辦法欣賞一朵花,你們會不自覺地分析它』。但以自己醫學系學生的經驗,我們卻有不同看法。比起專業的病理學,藝術當然貼近生活許多。以考試為例,我們會不自覺用非專業的方式去記它的細節,將切片影像用美感角度闡述,用各種藝術表現作聯想,以記得艱深的醫學論述。」談到如何藉本次展覽讓科學在藝術裡找到共鳴,策展團隊笑著解釋,「有時看著顯微鏡下的玻片,腦中也會想,若此時耳邊響起蔣勳的聲音,不知道他會怎麼講評這畫面(大笑)。你可以說,病理師判定切片影像的過程,就如同鑑賞藝術畫作般,依病灶形態學防膺辯偽。」

 

pathology-expo_19

 

pathology-expo_23

 

pathology-expo_12

 

傷痛與疾病本是極為個人的經驗,病理切片影像如同凝聚生活片段的記憶載體;每道紋路極為相似卻又極為不同,像指紋或掌紋般,隨脈絡與輪廓仔細記載個體的樣貌與歷程—那狂放不羈的青春、每個失眠夜晚的苦澀、各具滋味的生活縮影,皆一一嵌入你我身體。也許出於選擇、年紀、意外或生活方式,疾病於個體展現的多變樣貌皆其來有自。相較一般大眾的陌生,醫學系學生長期觀看顯微鏡下那發生於別人身上的疾病,似乎與苦痛、死亡更加貼近。「從病因到結果有點像是風險評估,醫學某種程度上推敲著病人的生活樣貌。一位有經驗的醫生能從年齡、職業、生活習慣、家族病史推敲出病人的疾病—就像是偏見的綜合體,把每個人塞到社會既定的各個刻版印象裡。這些印象可能會造成錯誤的認知,不管是對病因或對一個人的認識。而其中真正具挑戰性的,便是我們能否排除這樣的偏見,跳脫刻版印象,找出疾病成因的真正問題。」對於執著難離的病態有著親暱卻又遙遠的距離,也讓策展團隊用不同的角度觀看世界,「放大到生命裡,是否我們也能同樣排除偏見,用科學與邏輯的方式去認識這個世界。」

 

pathology-expo-37
急性闌尾炎 Acute Appendicitis
pathology-expo-40
腦膜瘤 Meningioma
pathology-expo-39
肝臟脂肪變性 Hepatic Steatosis

疏離而怪誕的美感,來自於人體如程式碼般的繁雜編寫;源自極小單位建構出的影像,放大後卻帶來視覺上的極致震撼。「記得大誌 2015年 10月號的封面,是火人祭的鳥瞰影像。職業病使然,我們一看便覺得像骨組織切片(笑)。這發現也讓我們重新反思自己與外在世界的關係。」策展團隊談著這次展覽的有趣發現,「多數人很難跳出世俗價值與框架,而這主題對醫學院學生來說也是如此—我們被訓練要給顯微鏡下的畫面,一個醫學上的標準答案。但若拉大格局觀看,其實這微觀世界與我們身處的現實世界有著同樣的巧妙邏輯。組織的排列方式、結構,與日常所看到的、不管是人造或自然景象,都能彼此連結想像。」眾生萬物姿態,在遙遠距離的凝視下,與顯微鏡下的微觀世界極為相似。而由病理學研究出發,策展團隊也希望能藉病態美學展覽,以及其他同樣做生物藝術 (BIO-ART) 團體的合作,將醫學連結勞動、汙染、醫師過勞等等的社會議題。

 

pathology-expo-38
胃潰瘍 Gastric Ulcer
pathology-expo-35
乳房黏液性癌 Mucinous Carcinoma of the Breast
pathology-expo_36
結腸黑病變 Melanosis coli

顯微鏡下的世界,展現命運於個體的巧妙造化過程與結果,不管是正常未生病的組織切片或是展覽裡揭示的病態,都隱含著每個個體生命的經驗與美感。「有位老師幾年前患上腦膜瘤,後來動手術開刀摘除,從此決定用不同的方式過生活。這次展覽他也來看,因為患病期間—基於醫學倫理與病人隱私,病理師觀看切片不會知道病人的名字—他並沒有看過自己腦瘤模的真正樣子。那天在展覽上他終於看到腦膜瘤切片,覺得很感動。」不同的來訪者依據各自生命經驗,將展出影像與自身連結,賦予展出影像意義,也讓策展團隊有著深刻的體認,「這讓我們更深刻意識到,顯微鏡下所看到的並不只是一個疾病,而是一個病人。這病後面的人,是家庭、社會結構的一部分—這是我們在讀很多書之後,必須一再提醒自己的事情。」病理切片本為科學實驗,而觀者由其延伸的故事,讓策展團隊接收到出乎預料外的情緒與觀後感,正如藝術在思考裡所引發的情感實驗。

 

pathology-expo_11

 

pathology-expo_24

 

訪談尾聲,對於延續病態美學推廣的計畫,「長遠計劃來看,我們想做一種社會企業,讓大家正視疾病。多數的我們在發現得病後生活便被打亂,可能無心工作或生活,甚至造成更負面的心理疾病。但也因為提早發現疾病存在自己的身體,才能免於及時的死亡,予以救治。我們想透過其他創作或設計相關的方式,讓病患在負面情緒之外,用更正面積極的態度去面對疾病。」藉著展覽與正著手的創作,病態美學呈現生命的斷面,無論癒合或依然是個裂口,它出自你我身體,與你我共生共亡—諷刺地,竟還有一些親密。放下怨懟與敵視,它細數過往的自己,它記錄細瑣的生活經驗,它寫下生命波瀾的一頁,人類共有的苦難自此成為世界運轉下芸芸眾生的縮影—不論是好是壞,皆是我們活過的證明。

 

pathology-expo_14

 

策展團隊
黃意淳、黃彥霖、王浩恩、周佳蓉、邱冠華、施煜鋐、張芝銘、陳培鑫、陳維邦、陳德叡、黃柏鈞、黃繼賢、楊岱蓉、劉珮瑾、蔡佳容、許皓甯

 

《病態美學.病理切片影像展》
中國醫藥大學藝術中心,台中市北區學士路91號
展期: 至 2016 年 1 月 15 日
想了解更多,請瀏覽病態美學 FB展覽頁面

 

Photography/ Man C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