挫折與驟變綻放的生活視野:《zero 相對零度》章潔 Ancajaier

Ancajaier,你會如何唸這個名字?

 

其實我只是因為它拼起來很好看,才創造了這個字,以它進行創作。有趣的是,當我每次問別人會如何發音,每個人都會給我不同的答案。就像每個人看到同一張照片,會有不同的想法與情緒。

坐在沙發上的章潔,帶著有點頑皮的笑容這樣說。

是的,「無法預期」,或許可以這樣形容章潔,以及章潔的作品。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1

在國際知名攝影社工作、得過不下二十個攝影獎,似乎很難想像這樣的章潔並不是一開始就打算走上攝影這條路。高中時的她喜歡跳舞,夢想長大後當個專業舞者,上大學後也成功加入 studio 作為培訓舞者,卻因跳舞佔據了大半時間而出席天數不足、遭學校退學,令爺爺非常失望。自稱有點叛逆的她,因為爺爺的失望而感到自己必須成為一個負責任的人,於是下定決心重考;然而,等到她成功考上英文系,爺爺卻去世了。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3

未能讓爺爺重新為自己感到驕傲成為她永遠的遺憾,但或許也是因為如此,她之後走出的每一步都更加認真踏實。英文系畢業,她決定出國念攝影;但一個人隻身在異國求學並不如想像中浪漫,回憶起到學校的第一天夜晚:「那天是我的生日,但是我卻一個人躲在宿舍房間吃泡麵⋯大家都說 Savannah 是個犯罪率很高的小鎮,這讓我很害怕⋯」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14

身處異國所遭受到的各種衝擊與所感,促成了這次的個展《zero 相對零度》。近期在 YBR 與玖禾公關共同策劃的表演與藝文推廣計畫 VISION 邀請下,章潔返回台灣,並首次在台灣舉辦個展。這次我們在開展前與開展 party 當日,走進濕地 venue,與她一起聊聊她的創作視野與心路歷程。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9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

身為攝影師,左眼卻在兩年前被醫生診斷出視網膜黃斑部病變,章潔的視線受到影響,目光所及直線都變成曲線;雖然經過治療後病情漸趨穩定,但這樣的視野卻是一輩子跟著她了。她說,其實自己的人生遇過很多挫折,但是這些挫折到最後都成為了她的助力,像是與正常視野截然不同的左眼,讓她看見不同感覺的世界,與現實不同的扭曲畫面甚至帶給她創作靈感,「回想起來,其實是感謝這些生命裡的突變與挫折」,她解釋,展覽中的系列作品《CITY ILLUSION》也是視線受影響後所啟發的創作。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5

章潔喜歡一個人旅行,《CITY ILLUSION》便是她在不同城市間旅行過的足跡。從她最熟悉的紐約與台北,到中國麗江、澳洲墨爾本⋯⋯她會耐心與這些城市相處至少一個月,用鏡頭留下屬於它們各自的城市性格與氣味;將影像層層堆疊,創造出一個用視覺遊走的迷幻之城—在城市裡,旅人的五感在一瞬內能同時接收如此多的刺激,以致眼前歷歷在目的人群與建物,彷彿都失去了真實感⋯⋯即使試圖捕捉真實面貌,最後所得到的仍只是幻象或是對城市的嚮往—旅人種種透過雙眼引發的內心獨白,《CITY ILLUSION》似乎成了對異鄉與城市的最佳註解。

CityIllusion_TaipeiTaiwan

《CITY ILLISION, Taipei Taiwan》
Image Courtesy of Ancajaier 章潔

CityIllusion_NewYorkUSA

《CITY ILLISION, New York USA》
Image Courtesy of Ancajaier 章潔

當觀眾踏入《zero 相對零度》的展場,章潔希望大家能像是初次踏入陌生城市的旅人一樣,讓自己處於「零度」的狀態進入她的世界,以零度的狀態去承受這些照片帶來的刺激與感官體驗;這些照片不只在視覺引發衝擊,更能喚起觀眾自身的經驗、回想起某些城市的特殊氣味與溫度。對許多台灣人來說,旅行是從生活與工作中短暫逃離的最好途徑,但對章潔來說旅行並不只是如此而已。自己一人旅行,意味著旅行中的種種無法與人分享,必須自己獨自接受所有的衝擊:「一個人去餐廳吃飯,面對空空的桌子,好像只是在填飽肚子而已,並不是真的在吃晚餐;或者是當我的火車誤點,沒辦法接上下一班車,而且下一班的時間已經是半夜了;或者當我一個人很累地下了飛機,但自己知道,在機場裡是沒有人等你的。所以我覺得,旅行其實是對生活態度、視野上的一種改變。」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7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8

拍照是種我對自己自我修復的藝術治療過程。

這次展覽中除了《CITY ILLISION》以及其他旅行時拍下的風景照外,還包括為她拿下去年 Photo Shoot Award 以及 2013年Prix de la Photographic Bronze Award 的《SELF PORTRAIT》系列作品。系列中許多自拍照其實是在旅行時完成,對章潔來說,那是療癒、修復自己的一種方式。「拍自己其實是一種情感投射。所以我會在飯店房間裡架好相機,然後坐在那裡想一下我現在的心情還有所處的環境,跟我是怎麼互動的?但是拍自己最難的還是如何在鏡頭前扮演你自己。」自拍對她來說是有點矛盾的,因為鏡頭前的自己不再完全「只是自己」,而是成為了一個媒介,而且沒辦法像在拍別人時那樣安全地躲在觀景窗後。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13

《SELF PORTRAIT》
Image Courtesy of Ancajaier 章潔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10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6

展場裡會立即吸引每個人目光的,則是大尺寸的系列作品《中藥浴》。目前在紐約生活的她,如果想家時就會到中國城去,雖然在那裡能找到的東西和台灣還是有些不同,但她特別喜歡去中藥店,因為那些氣味讓她想起小時候媽媽和外婆煎藥的場景,拍攝《中藥浴》是種自我身心療癒的過程;畢竟對她來說,紐約依然像是個她旅居的所在,而並非有著強烈歸屬感真正的「家」。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4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2

談到目前任職的馬格蘭攝影社,章潔說自己從這些紀實攝影師身上學到非常多東西,也讓她用不同的角度去認識紀實攝影。她以拍攝過紐約中國城偷渡客、龍發堂等題材的台灣攝影師張乾琦,以及親身前往利比亞戰地的美國攝影師 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 為例,紀實攝影師在拍攝的過程時必須將自己完全投入情境之中,當下拍攝所經歷、目睹的—不論是環境或是任何發生,不會在按下快門後而結束,它們會成為攝影師的一部分,跟隨攝影師一輩子。然而,當她實際與這些攝影師接觸時,卻又難以看出他們曾經歷過的殘酷與艱困—在攝影經歷與真實生活間的平衡,又該如何抽離,這是紀實攝影師令他印象深刻之處,也是她自認還需要學習的。雖然她自認紀實攝影與自己的創作風格有所差距,但她並不排斥,也許未來我們可以期待屬於章潔風格的紀實攝影作品。

相對零度zero_章潔_Polysh_11

生命中有太多的不可預期,就像當初讓她拿下 IPPA 攝影獎的作品,其實是她在通勤途中、相機沒帶在身邊的情況下,只好將就使用 iPhone,卻沒想到從此開啟她的知名度,也讓她在今年一月受邀至紐約 Apple Store 旗艦店舉行攝影分享會。深信專精攝影並不一定要一直攝取同一種養份,章潔希望以更多元、更自由的方式去接觸各種人事物,讓不同的人為自己帶來不同的視野。與她的個性相仿,作品描繪的畫面也充滿「自由」,難以用簡單的形容詞替她的風格下定義。對於未來,「希望能繼續自由地用攝影創作,也希望大家持續透過攝影來認識自己。」淺淺的笑容,讓我們更期待章潔未來的旅程。

《zero 相對零度》- 章潔 Ancajaier 攝影個展
Venue濕地,台北市林森北路 107 巷 10 號 3F & 5F
展覽時間: 2016 年 4 月 15 日至 17 日

相關活動:
4/15 星期五:  6:00pm 開幕茶會
7:00pm 藝術家分享會
4/16 星期六:  3:00pm – 5:00pm 章潔 x 知名部落客 [艾兒莎] 藝術家 x 思想行動家 對談講座

更多章潔的作品,請瀏覽章潔網站

Interview & Exhibition Photography/ Yun Pin Chen
Art Work Images Courtesy of Ancajaier 章潔

Written By
More from Clementin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