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島,人物視角》:反差的浪漫少女心,花藝師李濟章專訪

2016 年是個一切歸零,重新開始的一年。因此我決定帶著自己的筆,走訪城市裡的咖啡館,在 Polysh 寫成《理想的島》,記錄這些咖啡館日常。特別的是,咖啡館老闆總有兩個不同的身份。透過他們的視角,從自身經營的空間出發,聊聊個人的理想空間、喜愛的島嶼角落,還有對城市的觀察。也許我們能從這樣的縫隙間,看見生活的模樣。

若要說花疫室的李濟章給人的印象,我會說她是一個酷酷的女生。說實話,從外表看起來不容易跟花花草草聯想在一起。不過就像是可愛的花能夠吸引少女的目光,是因為它們帶來夢幻的想像。濟章也笑著說,若幫自己下個註腳,大概是「浪漫分享師」吧!我想她的少女心也許就藏在專注於花藝時的那些片刻裡。

 

DSC_9610

 

DSC_9601

 

我的理想空間是像老屋那樣,帶有歷史與溫度。

擁有歷史及溫度的老屋,是濟章的理想空間,它們或多或少體現在花疫室裡。一般人對花的印象可能是美麗、嬌弱,甚至帶有距離感。但在花疫室,你能夠自在的與花共處,當空間不再冷漠,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將縮短。牆面上四散著用打字機寫成的字句,或是關於情感,或是勵志的話,都是濟章想要與客人分享自己喜歡的事物。還有不少客人在店裡創作的畫,讓空間烙印真實的溫度。

 

DSC_9589

 

DSC_9590

 

對濟章來說,台北是一個「開始」的地方—關於她的人生、工作還有歸屬。至於停泊的所在仍是未知,但我想她也不著急,時候到了便會抵達。在老屋中,又以三合院最得濟章喜愛。雖然說不出明確的理由,但一直在台北生活的她鮮少能在這個城市看見這種空間,更讓她嚮往。至於喜愛的台北角落,濟章笑說:「民生社區」。偶爾騎著腳踏車沿著河堤走,來到松山機場那一側的段落就會拐進民生社區的巷子裡。午後就在穿梭於一整片的樹蔭及老房子間度過。

 

DSC_9560

 

DSC_9559

 

剛開始花疫室的三樓也是讓客人自由進出的地方,後來卻只開放給上課的學生,原因出於有些乾燥花被客人破壞。濟章說,她覺得相互尊重是重要的事情,不論你是從事哪種職業。而這也是她認為台北這個城市可以更好的地方:居民的心態。雖然可能也與文化差異有關,東方社會多是以客為尊,而西方國家則是比較平等看待服務與被服務的對象。話鋒一轉,濟章也提到之前會在意網路上的一些評論,不過有些是不理解彼此造成的誤會。後來她學著不去在意,而就算自己沒有那麼多能力能改變社會,至少堅持自己在乎的事。

 

DSC_9597

 

DSC_9605

 

下次來到花疫室,別忘了感受濟章的獨特浪漫,它們都將伴隨著花草,招呼每個行色匆匆的步伐。

 

Photography/史比野塔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設計與藝文文章。

Written By
More from 史比野塔

當雜誌遇上 Zine:馬來西亞獨立刊物觀察報告

以印刷品來說,雜誌算是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