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的島,人物視角》:誠實面對照亮自己的地方,音樂人李孝祖專訪

2016 年是個一切歸零,重新開始的一年。因此我決定帶著自己的筆,走訪城市裡的咖啡館,在 Polysh 寫成《理想的島》,記錄這些咖啡館日常。特別的是,咖啡館老闆總有兩個不同的身份。透過他們的視角,從自身經營的空間出發,聊聊個人的理想空間、喜愛的島嶼角落,還有對城市的觀察。也許我們能從這樣的縫隙間,看見生活的模樣。

好意思咖啡與老闆李孝祖訪談結束後,我走在復興北路上回想剛才談話的種種,總覺得自己好像是去「孩子王的遊樂園」走了一遭。言談間能感受到他對音樂的專注、工作的謹慎—有時誠懇地說著人生哲學,但下一秒又像小孩子說著任性的話。雖然李孝祖說,自己的生活是近乎無聊的規律;然而,我想他本人就是如雲霄飛車般、無法預測的驚喜吧!

 

DSC_9846

 

我的理想空間是誠實、善良、好意思。

如果你是獨立音樂樂迷,也許對李孝祖這個名字並不陌生。過去他曾有六年的時間,在樂團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PUMPKINney Fan Club 擔任吉他手,去年離團後專心經營好意思咖啡錄音室。若你是主流音樂的愛好者,他曾經手錄製范瑋琪的《愛,在一起 Together》、朱俐靜的《存在的力量》、韋禮安的《狼》與《有人在等》,可能就是你放床頭、常常播放的音樂。如果這些都距離你太遙遠,那麼近期備受矚目的樂團—草東沒有派對 No Party For Cao Dong(回顧草東沒有派對巡演訪談)可能是你最近聽過的名字,首張專輯的錄音與製作也出自他手,可說是專輯的幕後推手。

 

DSC_9816

 

從台北談起,一直以來都在這生活的李孝祖,到目前為止僅有兩次遠離這座城市的經驗。一次是當兵到成功嶺新訓三週,另一次則是去美國洛杉磯工作三個月。尤其是離開這座島,看見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及樣貌後,就像再一次重新認識自己、認識這個生養他的城市。「像是在洛杉磯幾乎都是各自開車代步,也因此人與人之間比較疏離,人們相對較珍視碰面相處的機會,與家人的關係也因此較為緊密。」他解釋,而在台北則是完全相反的狀況。僅僅是交通習慣的改變,讓不同的城市間,人與人的關係就產生差異。

 

DSC_9811

 

DSC_9843

 

而生活上感受到最大的落差,則是居民對服務業的態度。一般人的印象裡,都會認為在美國的餐廳吃飯不便宜,實際上是貴在「服務」;像是客人在用餐後將小費放在桌上,這些將直接歸服務生所有。「他們其實更重視人的價值。」李孝祖直言,過去所接受的教育方式,讓我們容易習於盲目的服務,領著最低的薪水供養著高收入的資方。若要以一句話總結這樣的現象,便是「分配方式」的不公。

 

DSC_9803

 

資源分配不均不只體現在咖啡廳這樣的服務業裡,同時是音樂人的李孝祖,所處的音樂產業也面臨同樣的問題。當時 2014 年離開福茂唱片,李孝祖便打定主意要出來為獨立音樂做點事。畢竟音樂所展現的就是人們生活的樣貌,「多樣性」會是重要的關鍵。傳統的唱片公司多選擇特定的聲音行銷包裝,侷限了音樂的可能性。現在又遇上數位串流服務崛起,內容提供者不論規模大小,能獲得的預算都將更為拮据。李孝祖說,既然橫竪都是僵局,那不如試著開創一條新的路。因此好意思錄音室致力於開發富創意的獨立音樂,並為其規劃可以獨立運作的方法。「若確定真的可行,再將 SOP 分享給其他人,讓自耕農的我們,都可以雨露均霑。」

 

DSC_9829

 

DSC_9827

 

DSC_9821

 

在聊到好意思咖啡的空間風格時,我跟店長姆莉都說其實也有點像是工業風,結果李孝祖開玩笑地說著:「那我們的訪談就到這了!」不同於分享對音樂產業或是台北觀察時地侃侃而談,這是他直率有點孩子氣的一面。而李孝祖也希望,來到好意思咖啡的人都能好好做自己—雖然誠實並不容易,而他也不斷在練習。但如果有一天你走進好意思咖啡,也能有「李孝祖做自己也能活下來,那我也可以!」的感覺,那就太好了。

 

Photography/史比野塔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設計與藝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