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藝術家保留的一隅之地:倫敦微型藝術工作室 Minima Moralia

在這裡你只要願意發聲、為自己辯駁,你的作品就有可能登上國際舞台––這就是倫敦,一個對藝術的接納度就如同它對種族的包容性一樣的城市,任何人皆有無限的可能與機會,這也是世界各地藝術工作者紛至沓來的原因。但隨著倫敦飛漲的房價與學費,生存的金錢成了生活的壓力,創作再也不屬於每個人,而成了有錢有閑人們的特權。在 2016 年的倫敦建築節中,建築師 Tomaso Boano 和 Jonas Prišmontas 提出了微型工作室 Minima Moralia 的概念,希望還給藝術家們創作的空間。

 

MinimaMoralia

 

「我們認為創意不應該和社會地位有關聯,任何人都應該有機會去創造、研究、發揮。要做到這點,藝術家們需要一個負擔得起的空間。」如此精簡微小的空間單位就此產生,模矩化的鐵件架構、依使用者習慣調整的室內層架和木箱、半透明的外觀皮層就這樣簡單勾勒出工作室的輪廓。

 

MinimaMoralia_4

 

MinimaMoralia_3

 

MinimaMoralia_5

 

MinimaMoralia_6

 

由於空間有限,每一位創作者入駐時只能帶著絕對必要的工具進入;建築師在外觀上設計開窗,讓過客得以窺見藝術創作的過程。當另一頭的摺疊大門升起成了工作室門廳的遮陽篷,正是藝術家邀請你進入他的創作殿堂之時;當然,閉關之時,他也不是那麼地寂寞——工作室屋頂的天窗讓他有星星、陽光與月亮的相伴,浪漫的心顯得更自由了。

 

MinimaMoralia_2

 

MinimaMoralia_9

 

設計團隊希望這些空間單元,能入駐倫敦一些未使用的公共空間及私人領域,將創造的活力帶入這些地區內,也許會創造出全新的創意社區。如同建築師所說的:「Minima Moralia 不只是一個建築裝置,它能有效地將活力與創造力帶入那些被忽視、廢棄的空間中。」在倫敦建築節的期間,裝置便設在東倫敦的頂樓花園 Dalston Roof Park,提供不同的創作者進駐。

 

MinimaMoralia_8

 

MinimaMoralia_DalstonRoofPark

Image Source: Dalston Roof Park Facebook

 

命名來自德國哲學家 Theodor W. Adorno 的同名著作《最低限度的道德:對受損的生命之思索》,希望借由這個命名讓大眾反思倫敦藝術家們的「生命受損」。在這個滿是機會的城市之中創作也隨著潮流、經濟脈動一再改變,創作者們的工作形態也隨著環境改變受到限制;值得慶幸的是,Minima Moralia 的出現幫助藝術家們找回他們該有的創作空間,同時 Minima Moralia 的落實也顯示出倫敦依然存在著更大的潛力等著被開發!

 

MinimaMoralia_7

 

All Images via Tomaso Boano unless stated.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設計與藝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