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器重圓,金繕工藝師鄭婷訪談

在金山南路安靜的巷弄內,一個老老的公寓裡,鄭婷仔細地端詳著一個個受損的器物,小心地將它們黏合、打磨、上漆、再打磨。

 

身為當代畫家鄭在東的女兒,鄭婷從小就被鼓勵自由地去嘗試自己有興趣的事,因此對於周遭的事物的非常敏感。從小被藝術氛圍圍繞,耳濡目染下,讓她對日常生活小細節的美感上更為細心。高中畢業後便赴京都進修產品設計,經歷兩年專校的磨練後,她發現自己對設計出新事物並沒有太多的熱情,反而是被日本對於傳統古物的工藝傳承和維護所感動;漸漸地,開始接觸漆器以及金繕工藝。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5

 

Kintsukuroi,金繕工藝,這是一種用來修復漆器的古老工藝,也能被運用在陶器或木器上,在黏合以及各式繁複程序的最後,用純金粉或金箔覆蓋、裝點裂痕,賦予器物新生的美感而命名之。金繕修復是一趟反反覆覆的旅程,有時要花上幾個月才能將一件作品完成。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2

 

摔碎的物件常常被我們視為失去價值,因此撒手捨去。而金繕哲學的迷人之處,則是無論東西原本貴重與否,都有實質和情感層面上的價值——在它破碎的那一刻,也見證了一個歷史,因此碎裂更無法抹滅它的價值。使用高貴的金,來強調破裂的痕跡,也代表著對器物的歷史與情感致上崇高的敬意。

 

因著自己對器物的喜愛,鄭婷也越來越投入為他人修繕珍愛的物品。這次走進她的工作室,聽聽她分享自己對金繕工藝的一些看法與體悟。

 

 

 

.當初如何接觸到金繕修復工藝?又是怎麼樣的機緣下決定以此為職?

 

在日本的時候知道金繕工藝——因為我很喜歡漆器,而金繕也算是大漆工藝的一種。所以我參加一個金繕工藝的短期課程,但當時完全沒有覺得我會以修復為職,純粹只是因為興趣。回台灣後我便開始了模特的工作,金繕就變成我閒暇時的樂趣。由於我父親也非常喜歡古董,收藏了許多,在一開始我只是幫父親修復。後來父親的朋友看到我修復的作品,於是也委託我幫他修復——說起來這應該是我第一筆訂單。剛好這幾年金繕工藝開始在中國流行,也越來越多有這個需求,我便決定把修復當成我現在全職的工作。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7

 

.修復對你來說是什麼樣的經驗?

 

對我而言修復並不是創作——雖然有許多在修復時加入自己創意的修復師,每個人的風格與美感都不同;而我個人比較喜歡把自己看做是「匠」,想先將這塊做到最好。其實這也是一種自我心性的磨練,這個工作除了細心之外還要非常的有耐心,因此我也將自己的急躁磨掉,把每個工序做到盡善盡美。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10

 

.這是多數人較不熟悉的領域。能與我們簡單介紹修復的過程嗎?

 

誠如剛剛所言,金繕與漆器都算是大漆工藝的一種,而所謂的大漆工藝,就是使用生漆這種純天然的漆做為基底——生漆是由漆樹皮層採集的乳白色黏稠性汁液,完全乾燥後非常的堅固,並且耐熱。因為生漆是完全無毒的,所以特別適合修復食器類的器物。生漆可以用來跟麵粉及水調和,調和完便是所謂的麥漆,用來接合破裂的瓷片;若加上適當比例的黃土粉調和,做為胎底可以用來填補缺片的部分,之後便是打磨了。打磨是工序裡很重要的一環,要把胎底處理到完全平滑,才能夠上黑漆。待乾燥之後才能夠上紅漆,再醮上純金粉,最後再乾燥的金粉上進行推光,讓金散發光澤。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8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

 

.那這過程裡你最重視的是?

 

修復裡我最重視的是如何將器物回復它應該有的形制,還有線條的美感。 基本上會委託修復的器物,對物主來說都有一定的意義——因此,對於手中器物的尊重,於我而言也是很重要的。

 

.目前為止修復過最讓你感動的器物?

 

其實每一件器物對我來說都是一樣的,必須是一樣的。不管它的價值多高或是它的委託人是誰,在修復的時候都要抽離,這樣我才能專注在工作本身上面。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3

 

.是否從修復裡有所獲得或體悟?

修復之於我算是一種心性的磨練——這份工作不時告訴我要慢下來,專注在我現在做的,因為這都會顯現在最後成果上。每一個細節都有它的道理在,而這個體悟也運用在我生活的一切事情上。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7

 

.金繕工藝替念舊的人們修補破裂器物,讓其能重新盛接回憶。那你覺得自己是個念舊的人嗎?

 

我覺得我自己在生活上不能算是念舊的人,但我很喜歡老東西的工藝。可以將一件不完整的器物變成完整,接受殘缺、甚至讓殘缺變成一種美感,我覺得這樣的想法與工藝是件很美好的事,應該繼續被傳承下去。

 

.未來對自己的期許是?

 

專精於一件事情,將事情做到最好——這是我給自己的目標。我寧願走的深遠,也不願雖寬卻淺。同時不望初衷,堅持自己對器物的愛和尊重。

 

kintsukuroi-craftsman-olivia-cheng4

 

人說破鏡難重圓,也許破碎的那些再也無法回到過去的樣貌了,但因為珍視過往的種種經歷而用心去修復後,價值便能夠被提升,成為新的美麗,就算帶有裂痕,卻更為之動人。

 

於是,念舊的人有福了。

 

Photography/ Ching Yi Huang 黃慶宜.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設計與藝文文章。

Written By
More from Sophi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