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人挑片|「如果我們的人生都是一部電影」,音樂人陳惠婷

適逢 2017 台北電影節即將展開,Polysh 在書寫、音樂、表演藝術與攝影等等領域,邀請幾位愛看電影的創作人,談談他們心中的「電影之愛」。一天一位創作人挑片,分享他們如何「看電影」。

陳惠婷,你從帶有黑色幽默、有點神經質的樂團 Tizzy Bac 開始看見她;從個人專輯《21 克》抽絲剝繭,藉由細膩的女性書寫,更深刻地認識她。在她口中自稱「牢騷系」的歌詞裡,編織著一幕幕的華麗劇情;充滿敘事感的文字,坦言書寫靈感有許多皆取材自文學與電影作品。這次我們與她聊聊,電影這媒材如何讓她在創作裡「發牢騷」;而今年的台北電影節,她所期待的作品又有哪幾部。

陳惠婷,創作音樂人,Tizzy Bac 主唱。2014 年起,共發行過兩張個人全創作專輯《21克》及《成人世界》,以電子流行曲風呈現華麗迷幻的音樂國度。

如果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部科幻電影,那麼『時間』是電影中最大的反派角色,是惡棍。我們從出生開始,因為這種線性的時間性,就已經開始往故事的終點走去,走向對抗反派角色註定的犧牲結局中。

陳惠婷,創作音樂人,Tizzy Bac 主唱。2014 年起,共發行過兩張個人全創作專輯《21克》及《成人世界》,以電子流行曲風呈現華麗迷幻的音樂國度。

陳惠婷,創作音樂人,Tizzy Bac 主唱。2014 年起,共發行過兩張個人全創作專輯《21克》及《成人世界》,以電子流行曲風呈現華麗迷幻的音樂國度。

陳惠婷,創作音樂人,Tizzy Bac 主唱。2014 年起,共發行過兩張個人全創作專輯《21克》及《成人世界》,以電子流行曲風呈現華麗迷幻的音樂國度。

如果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部科幻電影,那麼『時間』是電影中最大的反派角色,是惡棍。我們從出生開始,因為這種線性的時間性,就已經開始往故事的終點走去,走向對抗反派角色註定的犧牲結局中。

陳惠婷,創作音樂人,Tizzy Bac 主唱。2014 年起,共發行過兩張個人全創作專輯《21克》及《成人世界》,以電子流行曲風呈現華麗迷幻的音樂國度。
陳惠婷,創作音樂人,Tizzy Bac 主唱。2014 年起,共發行過兩張個人全創作專輯《21克》及《成人世界》,以電子流行曲風呈現華麗迷幻的音樂國度。

如果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部科幻電影,那麼『時間』是電影中最大的反派角色,是惡棍。我們從出生開始,因為這種線性的時間性,就已經開始往故事的終點走去,走向對抗反派角色註定的犧牲結局中。

「如果我們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部電影」

「電影、閱讀還有音樂,都對我一樣重要,是我認識、觀看世界的窗口——實體地,精神上地。」自認為中度電影愛好著的陳惠婷,平均每個月至少進電影院兩次,「DVD/MOD 等等的電影觀看量就更不用說了。」將看電影比喻為一個「影像化理解世界」的方式,雖然自身投入的是音樂創作,但對她而言,「電影本身就是多采多姿的創作文類」,是她累積、擷取創作靈感的資料庫。這龐大的資料庫裡,她在其中挖掘著主題、細節、情緒、手法;於生活上來說,「電影各種意味上的普及,我想電影在我的生活裡,是跟吃飯、運動一樣自然的需要跟存在了。」

而就創作上來看,電影景框裡流轉的各個故事,常常是惠婷再次書寫歌詞的題材。不論是從以電影、文學為文本而創作的作品,像是〈美麗新世界〉,《昨日盛開的花朵》、《肌膚之侵》電影的中文主題曲〈我的勇氣〉與〈時間的孤島〉,再到去年「以科幻電影般的敘事架構」打造、進行的「明日計畫」;「因為電影的緣故,我平常的思考就是很影像性的。比方歌詞的寫作也帶有畫面感,編曲的時候,常常也忍不住想說『啊!這是個電影片尾曲啊!』」

契合著影格裡交疊的身影與情緒,如詩又如喃喃自語般的歌詞字句,染上電幻色彩、起伏消弭的旋律,刺激著一個個哀傷柔軟又神經質的靈魂。讓無論是 Tizzy Bac 或是惠婷個人的作品,都帶種狂想敘事與戲劇性;對生活的牢騷與自溺,正因字句觸發如電影情節的畫面,而讓聽者的心跳與之共鳴。一首首情歌不只是情歌,更是她對生命的省思與情感練習。

愛上電影的時刻,《四百擊》

談起小時候看的電影,惠婷的成長歷程裡也少不了好萊塢、香港電影的黃金年代,「小時候看電影就只是看個熱鬧。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第一次去電影院的觀影經驗是家人帶我去看的(《西遊記》吧!之類的)。我嚇得大哭起來,然後拖著大人要回家。」回顧著記憶中第一次看電影的經驗,她卻是「害怕電影」的。直到大學時期參與法國電影欣賞的課程,在老師引導下看了多部法國新浪潮的經典電影,「這才發現,怎麼『看』電影——原來所謂『看』電影是這個意思啊!」

「不過說老實話,新浪潮這種東西對我來說往往是看不懂的。但那個時期的片子畫面會自己說話,我都只記得那些電影某些印象很深的片段,而不是故事。」因為接觸了法國新浪潮電影,惠婷開始常常沒事就泡在學校圖書館的電影室裡。「真正愛上電影應該是《四百擊》吧!那時候同學都很熱衷於文藝電影,還會特地去重慶南路一家店買些難入手的藝術片,不過年代久遠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了(笑)。」而真正讓她愛上電影,則是楚浮的《四百擊》,「那時候看《四百擊》正是時候,既符合主修學科的身份,又可以過過文青的癮,印象很深刻。」

「四百擊最後一幕的男童回視的畫面,大概也因為經典的關係,我到現在還是記得(當然也可能是因為常常出現在海報上啦)。」從《四百擊》印象深刻的觀影經驗,惠婷反思著電影裡影像美學的魅力,「電影不見得是要通俗的、大家都能懂的,或是線性的故事。影像本身所能造成的腦海銘刻力,常常是不下於文字,或是年輕時愛聽的音樂的。」

2017 台北電影節期待的作品

一是《曼菲》。年初的時候發行「我的勇氣」單曲,有機會在 MV 拍攝中與現代舞者葉王洲合作,對於現代舞等於產生了很基礎的了解跟興趣,也看過雲門舞集的演出。舞蹈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動人的藝術範疇;所以關於現代舞相關的紀錄片我都很有興趣,以前也看過碧娜.鮑許的紀錄片,都很受感動。

一是《曼菲》。年初的時候發行「我的勇氣」單曲,有機會在 MV 拍攝中與現代舞者葉王洲合作,對於現代舞等於產生了很基礎的了解跟興趣,也看過雲門舞集的演出。舞蹈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動人的藝術範疇;所以關於現代舞相關的紀錄片我都很有興趣,以前也看過碧娜.鮑許的紀錄片,都很受感動。

《曼菲》|陳懷恩|2017 台北電影節閉幕片,「台北電影獎」紀錄片入圍。攝影/劉振祥,雲門基金會提供。羅曼菲,自大學時期翩然起舞、赴紐約學習現代舞、返台於舞蹈系培育提攜年輕舞者、擔任雲門舞集二總監、以迄學生布拉瑞揚在台東設立舞團。她的現代舞獨樹一幟,桃李天下、處處舞踏,「為了讓多一點人跳,她為學生創作了多支大型舞作」。病痛臨終她仍在彩排最後一支舞作,既是白蛇也是黑天鵝,一襲舞衣從黑褪淡至灰;當年一鳴驚人的《輓歌》裡,她已永恆獨舞,旋轉不止。繼二部文學紀錄片之後,陳懷恩執導了此部舞蹈紀錄片,呈現其對羅曼菲這位早逝台灣舞者的不捨與呼喚,訴說她文學出身、翩然旋舞的一生。

二是《搖滾上路》。我想不用多說,首先它是搖滾樂團 Wolf Alice 的紀錄片,再來這位導演之前的作品,是我們這代搖滾青年一定都看過的。既然有新作品,當然不能放過。

二是《搖滾上路》。我想不用多說,首先它是搖滾樂團 Wolf Alice 的紀錄片,再來這位導演之前的作品,是我們這代搖滾青年一定都看過的。既然有新作品,當然不能放過。

《搖滾上路》|Michael Winterbottom|2017 台北電影節「感官嘉年華」。倫敦搖滾樂團 Wolf Alice 的巴士巡迴之旅,搖擺上路。轟然音場和鎂光燈交織下,團員若有似無的情愫,在朝夕相處間逐漸加溫。樂團巡迴的真實紀錄,結合虛構角色和對白。繼《9 歌》之後,導演再次以電影獻上對音樂人生的熱愛。

三是《大佛普拉斯》,感覺到一種台灣本土出發的黑色幽默特性。我對於黑色幽默的戲劇類型向來沒有抵抗力,加以似乎是此次電影節的重點作品,很有一看的吸引力。

三是《大佛普拉斯》,感覺到一種台灣本土出發的黑色幽默特性。我對於黑色幽默的戲劇類型向來沒有抵抗力,加以似乎是此次電影節的重點作品,很有一看的吸引力。

《大佛普拉斯》|黃信堯|2017 台北電影節開幕片,「國際新導演競賽」、「台北電影獎」入圍。小電視螢幕放映佛像工廠頭家的賓士行車紀錄器,困陷底層、遊走邊緣的人,僅有的一趟板凳公路電影小確幸,卻倒楣捲入政商黑箱與色慾暗房的謀殺案。賣藥電台色情廣播劇、令人驚異的場面調度和影音部署、中島長雄的異色攝影,讓令人發笑的荒謬,導向令人顫慄的荒涼。紀錄片導演黃信堯首部劇情長片,神佛總動員,巧妙結合「白爛白目」與「黑色喜劇」,台客大叔版本的賈木許加希區考克,尖銳曝光台灣鄉鎮的灰暗地帶。

最後,惠婷談著幾位自己欣賞的電影人,她口中「一定會去看這些人參與的作品」的電影人。「對我來說宛如『殿堂級』的導演——Christopher Nolan,」演員名單則落落長,包含 Michael Fassbender、Cillian Murphy(「是風格強烈的帥哥演員」,她補充著)、班史提勒、Tilda Swinton、Benedict Timothy Carlton Cumberbatch,以及最近似乎比較沈寂、但早年作品陪伴著她成長的金凱瑞,「《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王牌冤家)是我這輩子都會鍾愛的文青愛情片吧!」

All Movie Images Courtesy of Taipei Film Festival.
隨時關注 2017 台北電影節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專訪與電影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