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黎花都刻下一座神殿花園:Musée Bourdelle,走進布爾代勒工作室

藏匿在巴黎蒙帕納斯塔(Tour Montparnasse)的正後方,一個磚紅色的花園——Musée Bourdelle 布爾代勒的工作室,在城市裡悄然綻放。Antoine Bourdelle(布爾代勒,1861-1929),法國 20 世紀初的雕塑家,出生於法國南部蒙托邦(Montauban),自13 歲起接觸雕塑木匠,利用晚上的時間在父親的店裡幫忙,專研木工、雕塑等技法,不久便在地方成為小有名氣的工匠。1876 年,進入土魯斯美院就讀;就讀藝術學院期間,更加堅定 Bourdelle 對於雕塑的熱情,後於 1884 年北上至巴黎藝術學院繼續深造——此時的工作室與居所,即為現今的 Musée Bourdelle  博物館。

作品《La Première victoire d’Hanniba為 Bourdelle 奠定了名聲,之後便與知名雕塑家羅丹(Rodin)合作並全力投入創作。深受羅丹破舊立新的理念影響,在其作品中加入更戲劇化的表現,並且參與巴黎格雷萬蠟像館(musée Grévin)的成立。身份多重的他不止是畫家、雕塑家,更是一名教育家。因為理念的分歧,1900 年他離開羅丹的工作室,之後便任教於 l’Académie de la Grande Chaumière 藝術學院,栽培出許多雕塑名家如 Alberto Giacometti、Germaine Richier 等等。

在 Bourdelle 過世之後,其遺孀及女兒將工作室和所有作品贈給巴黎市政府, 其中共有 876 件雕塑,1500 件素描,100 件繪畫;市政府將其規劃為美術館,並在 1948 年 7 月4 日開幕。作為一位多產又創新的藝術家,Bourdelle 使用木頭、金屬、大理石、青銅等等各種媒材嘗試創作,其中也有許多畫作——他認為,雕塑無法傳遞與繪畫相同的感受,意境無法只用單一媒材表達。美術館內收藏了 500 多件藝術作品,包括銅像、油畫、蠟筆畫、壁畫草圖、大理石和石膏雕塑。

Musée Bourdelle 的會堂十分挑高明亮,一進門宛如置身於幻想中的希臘神殿,純白砌成的牆面與半圓的平台,大型雕像多以古希臘英雄為主題。像是阿波羅的頭像《Tête d’Apollon》(1898-1909),海格力斯射手《Héraklès archer》(1909),以及著名的《Centaure mourant》(1911-1914)垂死半人馬等等作品。這些以希臘神話為發想的創作,傳達現代人的力量與精神。此會堂建於 Bourdelle 百年誕成,由建築師 Henri Gautruche 所設計,延伸著 Bourdelle 作品的希臘神話,以神殿作為發想,建構成一座現代式的神廟;充滿紀念碑式的裝飾風格,大型雕塑上深刻的肌肉紋理與張力,白色神廟猶如一場古希臘神話的競技場,各展神力。

沿著前往後院小徑右邊的一道木門,則來到 Bourdelle 的工作室。冷調的木質與落地玻璃窗圍繞,窗外的光線直射在作品,竟也形成不同的色彩變化,時間悄然無聲地展現著它獨有的藝術語言;斑駁的木頭桌與火爐,都是身為木匠的父親所製作留下的;古董擺件與中古世紀風格的鑄造元件,讓牆面上的各式頭型雕塑更為醒目。不難想像,Bourdelle 工作時的身影佇立穿梭,觀察著各式面向的雕塑以及呼應的光線,由白天到日落的變化推移。工作室旁是個小型花園,靜謐的後院也有許多大型雕塑展示著;巨大的青烏色人像無言佇立,襯著綠意盎然的葉片格外脫俗。

中庭的花園座落於城市中央,在一片高樓與現代的建築對比下,猶如一片城市呼吸的肺。花園內展示著 Bourdelle 著名的青銅器雕塑,於其中並排的四個雕像分別代表「雄辯」、「勝利」、「力量」與「自由」。蓊鬱的樹叢與花卉相互與青銅雕塑交錯著,幾張簡單的木椅已夠來訪者在那裡待上一下午,坐在椅上細細品味雕塑的細節與內容。

相比羅丹,Bourdelle 的雕塑更加理性、更具有建築性。他的作品大多巨大且氣勢滂礡,比起羅丹細膩的情感表達,更為直接具體。他反對羅丹對於情慾曖昧的表現方式,轉而研究希臘及哥德式(Gothic)雕刻,人像強而有力,動作誇張且呈現出略為華麗的風貌。

曾有專家如此敘述著。我想,雕塑是全面性的藝術作品,360 度的瀏覽觀看,相較於畫作是更加整體性的體會。看著藝術家在作品留下的情感與手勁,那麼濃烈而具感染力。來到 Bourdelle 的雕塑花園,猶如觀賞一場熱烈地雅典競賽,諸神戲劇的表情與充滿力量的肢體豐富著花園的生命力——一座座龐然巨大的無機體,卻有無限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