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水、雨水、煮雞蛋的水……這個博物館裡的展品會蒸發:倫敦 Museum of Water

「Hey,你想和我一起去博物館看看水嗎?」

 

這聽起來似乎是一個特別沒頭沒腦的邀請。因為事情確實是這樣的,水有什麼好看的呢?它隨處可見,好像並沒有什麼稀罕。但也可能正是這個原因,想到還有人願意為這件事如此鄭重其事,竟然覺得突兀得有點可愛了。

 

Museum of Water」就是這樣一個以水為主題的博物館。沒有華麗炫目的裝置,也沒有任何耳熟能詳的藝術家的作品,博物館全部展品都收集自世界各地的、陌生而普通的人們。他們將那些對他們來說珍貴的水,盛裝進不同的容器,附上一張小字條,敘述那些與水有關的故事的來龍去脈。

 

 

迄今為止,水博物館裡已經有超過 1000 件展品,這些容器大小、高度、形狀各異,液體顏色也不盡相同,紅黃藍綠、透明或渾濁,甚至還有個別的裡面游著小魚。每一瓶水都有一個故事、一次隱喻,或許是一個難忘的紀念日,或許是一個生命的誕生或離去,又或許只是一個平凡卻閃閃發光的日常。

 

我的希望藏在水龍頭裡

 

Carol Bridge(2013.3.15),魚缸裡的水,Victoria 和 Albert 兩隻小魚曾在裡面生活得很開心

搬家對於現代人來說絕不陌生,愛憎交織的態度也始終如一。即使對打包整理、丟棄舊物這一流程多麼熟練,仍免不了對麻煩的抱怨,而支撐下去的信念無非是對未來的憧憬與希望。

 

Lawrence Toye(2013.3.16),在倫敦 Old Kent Road 的第一個家

水博物館裡有兩瓶水,分別是一個女孩和一個男孩從各自家裡的水龍頭接的。當男孩第一次來到倫敦這個大都市,租到了第一間居住的房間。他對未來有無數期待,這個城市很大,他希望以後能有真正屬於他的落腳之處。

 

至於那個女孩,這是她和男朋友一起居住的第一個家,也是她第一次和另一個人住在一起、第一次想象與另一個人共同經營未來,她把這瓶水叫做「A Taste of Home」。

 

關於水的記憶

 

Amy Sharrocks(2009.5.19),來自泰晤士河的一瓶水

就像某一首歌會關聯著特定的記憶一樣,水也是如此。不少人將故鄉的河水裝進容器中,寄送給水博物館,因為這河水見證了他或她的兒時、初戀、成年……流動的液體就像轉動的膠片,總能讓記憶泛起漣漪。

 

一個男人捐贈了旅行歸來後攜帶的水壺中剩餘的飲用水,那是一次長達七個月的旅行,他穿越了非洲,水壺中的水來自肯尼亞,因為那是此次旅程的最後一站。

 

Michael Sims(2013.9.30),一起刷牙時的水

另一個男人收集了他和愛人早晨刷牙時用的水,他說,這是他一天裡最喜歡的時刻。

 

悲傷會蒸發

 

Annette Fry(2009.11.18),“The Evaporation of Grief”

不難想到,Museum of Water 的很多容器裡都裝著淚水。它們來自不同年齡的人們,有些人失去了自己的兄弟姐妹,有些人失去了自己還未出生的孩子,也有一些,並沒有在字條上留下眼淚背後的緣由。

 

一位名叫 Annette Fry 的藝術家給了水博物館一瓶「The Evaporation of Grief」(蒸發悲傷),可是裡面什麼都沒有。五年前,她的伴侶離世,她曾去河邊用水將這個容器裝滿。在這五年間,她看著這瓶水慢慢地蒸發、減少、直到完全不見,她的悲傷也隨之逐漸淡去。

 

我們不要言外之意了

 

Craig Anderson(2014.6.21),清洗畫筆的水

在水博物館裡,還有一些小孩子們寄來的水。與大人們的相比,他們的與水有關的故事更加直接了當,沒有深藏隱喻。也許是因為成人已經太不習慣這種表達方式,但仔細想想,小孩子的故事也許更加意味深長。

 

Tobias(2017.2.22),媽媽煮過四次雞蛋的水

比如有一瓶水上的字條說,他的媽媽用這鍋水煮了四次雞蛋;另一個小女孩說她喜歡噴濺的水,所以她跑在灑水車後面追趕了半天,收集了這瓶水;還有一個孩子送給水博物館一瓶清洗畫筆上顏料的水,他說他畫了一隻剛從海裡跳出來的海豚。

 

Malena Griffiths(2013.6.18),我告訴我的父母裡面是水,但事實上裡面有時裝著伏特加
白日夢的實驗記錄

 

Oscar Hill(2013.3.12),冰箱裡的氣泡水到了博物館是否還有氣泡

還有些時候,瓶子裡裝的可能就是一些沒來由的念頭,畢竟生活並不是時時刻刻都有邏輯牽引,要意義導向。需要給無理取鬧一點空間,記錄日常的胡思亂想和胡言亂語。

 

Catrin Jones(2013.1),雪人融化後的水

所以,在水博物館裡還有這樣一些「特殊」的展品:一瓶冰箱里的氣泡水,想看看到了博物館還有沒有氣泡;一瓶從 Carnaby Street 走到 Museum of Water 這段路的呼吸氣息;堆起的雪人融化後的水;貓拒絕喝的一碗水……

 

Judith(2013.3.14),貓拒絕喝的一碗水
Museum of Water

 

 

有一個很動人的細節,Museum of Water 裡面所有展品的字條上都有捐贈者自己的署名,而網站上展品的名字也都是捐贈者的名字。這個世界很忙碌,但是還是有人願意認真地去讀一讀這些字條,聽陌生人講一段關於自己的故事。這也是 Amy Sharrocks 最初創立這個項目的初衷,她希望通過水這個最普遍的物質表達難以描述的情緒,也增加人與人之間的交集。

 

xxx J(2013.3.8),和弟弟說再見那天的雨水

Amy Sharrocks 說:「Museum of Water 是為了記錄那些會溢出的、蒸發的、灑在廚房地板上的、或終將流入大海的事物」,所以即便是展品也必然是轉瞬即逝的。

 

從 2013 年成立至今,展品容器中的液體正不斷地隨著時間慢慢減少,但這種流動與逝去,正是包含水博物館在內的,很多事情的運行動力。

 

Andrew Taylor,帶著愛心圖案的定制能量水

想要人們接受這種流動與逝去,需要一些儀式感,尤其是對愛的人和事。用容器盛裝一種水的形態,也安放好一段署名的故事。有時照片不夠生動,而記憶又不夠可靠,把水當作媒介倒是讓銘記和遺忘都有跡可循。

 

Wayne Burrows(2013.9.8),裝著冰雪和雨水的牡蠣殼,只有殘留的反光物質證明這些水曾停留於此

Text/ 朴香蕉.
Photography/ Museum of Water.
【此篇為 Polysh x VOICER 合作文章】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藝文與創作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