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的時刻,到世界盡頭展開一段旅行:攝影師鏡頭裡的奇異地球風景

週末來臨前,待在教室或辦公室的心總有點躁動? 「身不由己」的時候,不如讓靈魂先行出動,從冰島的「UFO 雲」再到智利的「月升王國」,用眼睛開啟一場視覺與靈魂的旅行,出發到世界盡頭,一起看看這個地球上從未見過的奇異風景……

① 冰島:UFO 雲

生在熱帶群島馬德拉的攝影師 Nuno Serrão,一降落冰島就興奮得像個孩子。一群長得像 UFO 的雲朵似乎特地來迎接,他開著車跟著它們繞轉了一個小時,直到太陽下山,雲朵統統跑回家才肯罷休。「就像回到了八歲,第一次看到史蒂芬.史匹柏電影的感覺。」他說。

當然,那並不是 UFO,而是經常被誤認為是不明飛行物的莢狀雲,到最後也沒有外星人來找他打招呼。「我在這荒無人煙的地方幹嘛?」他這麽問自己,然後聳聳肩,在旅程上繼續走下去。

「我承認我是個怪小孩,不過,大人的世界更奇怪啊!」可能對其他人而言,這不過是漂亮的風景照,可是 Nuno 卻覺得,這些雲朵是成年後遺失的好奇心的形狀,看不到盡頭的公路旅行,讓他感到雀躍又平靜。

② 美國西部:神秘抽象畫

興許是牛仔電影的影響,峽谷、沙漠、熱浪與荒野,美國西部一向予人粗獷不羈的印象。但在攝影師 Cody Cobb 眼中,這片土地更像一幅神秘主義的抽象畫。動畫設計師出身的他,對構圖和色彩的敏感度自然而然體現在作品中;空靈的畫面不見人類身影,仿若是另一個星球的風景。

在 Cody 的認知裡,攝影是擺脫日常生活壓力的方法。目前住在西雅圖的他,給自己放了幾個月的大假,獨自開啟一場美國西部之旅;這段旅程中他故意避開主要的高速公路,還常常「脫軌」,選擇偏離計劃、一時興起的探索路線。

白天徒步、吃代餐食物,到了夜晚,就著天幕或星空搭個帳篷,也可以直接睡在車裡。Cody 在猶他州 12 月的寒冷夜晚瑟瑟發抖,「身在大自然,孤獨的感覺會被放大到驚人的程度。僅管聽起來似乎很痛苦,但我總是被時間風化的力量深深折服。」回味著自己鏡頭裡見證的一幕幕,他心滿意足地回顧著。

③ 蘇格蘭:高地四季物語

壯闊的山地風光,如田園詩般柔美,遼闊的地景又讓人感到渺小謙卑;每幅畫面,好似都能深深呼吸到一大口新鮮空氣。這些照片出自蘇格蘭攝影師 Richard Gaston 之手。18 歲時,Richard 得到了一台二手的 35mm 相機;六年過去,觀景窗後方的磨練,讓他從自學攝影的少年,變成知名旅行作家。

Richard 創作的初衷非常單純。因為住在蘇格蘭,熱愛攝影,平常喜歡和朋友一起登山,所以蘇格蘭山地就成了他的景框裡的主要題材。近期的一系列作品《Glas-allt-Sheil》,Richard 將鏡頭對準在維多利亞女王那座落在凱恩戈姆山(Cairngorms,其中的Cairngorms National Park 凱恩戈姆山國家公園更是英國最大的國家公園)的度假小屋,紀錄下此地四季變幻的模樣。

每個地區都有獨特的個性:東部連綿起伏的丘陵,北部荒蕪的景觀,西部驚人的海岸線,還有線條優美的山峰貫穿整個大陸。不同的天氣會替山峰帶來不同的景色,沒有一天是相同的,每次的冒險都充滿驚喜。

每個地區都有獨特的個性:東部連綿起伏的丘陵,北部荒蕪的景觀,西部驚人的海岸線,還有線條優美的山峰貫穿整個大陸。不同的天氣會替山峰帶來不同的景色,沒有一天是相同的,每次的冒險都充滿驚喜。

拍下這系列,Richard 更希望自己能走遍蘇格蘭的島嶼。而除了攝影,旅行中還有兩件事他覺得很重要,「一是記得看天氣預報,二是離開的時候帶走垃圾。」

④ 納米比亞:色調褪色般的動物天堂

納米比亞位於非洲西南部,因著「傳說中最原始的沙漠」名號而廣為人知;這裡一如其他荒漠般人跡罕至,要發現它的隱秘風景,需要一點耐心。比利時攝影師 Maroesjka Lavigne 驅車數小時,穿過焦黃色的平原、白茫茫的鹽田以及金色的沙丘,繼續往那色調彷如日曬而褪色般的荒漠開去,最終抵達野生動物的天堂。

成群結伴、排隊向前而行的長頸鹿,踽踽獨行、伺機而動的獅子,充滿好勝心跟車賽跑的鴕鳥,幾乎與荒漠融為一景的犀牛,或是走著走著突然跌倒的大象…..「這個國度彷彿存在於另一個時空,時間變得緩慢,卻有鮮活的生命力,反而是人造的路牌顯得不真實。」Lavigne 說著。

遇到人類經過,動物們可能會好奇地抬起頭,但牠們不慌不忙,很快又回過頭繼續慢悠悠的生活,不願為任何人改變步調。

⑤ 智利:月升王國

攝影師 Chiara Zonca 曾在米蘭、倫敦與加拿大旅居生活過,穿梭數個大城市,卻因深受社交障礙的困擾,她渴望找到一處能令人停下步伐、完全寧靜的地方,一段探索之旅便開啟。

在智利的阿塔卡馬沙漠,Chiara 發現了一個「月升王國」,未受破壞的寧靜風景,漫溢著奇異的色彩:紅褐的山峰、灰白或藍綠的水面,地熱蒸汽的白煙在粉嫩的色鉛筆色調下緩緩而升……她甚至開始懷疑,眼前所見是真實還是夢境。Chiara 和丈夫在阿塔卡馬沙漠住了一個月,在太陽升起前醒來,在太陽下山後入睡。這片沙漠也許是地球上最乾燥的地方,沒有鳥兒歌唱,植物稀少到罕見,當然也沒有風吹過樹的聲音,讓這對愛人成為荒蕪中的唯一風景。

未見動植物的生活足跡也許對一般人來說太過荒涼而難以忍受,僅能以「遺世獨立」形容,但這處奇妙絕美的所在卻打開了 Chiara的「心靈開關」——「我開始反思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孤獨的沙漠反而給了我一種自由的感覺,讓我離內心深處的自己更近了。」

⑥北極:從上帝視角看地球

德國攝影師 Tom Hegen,從距離地面 900 公尺的高空,拍攝到質地細膩的北極冰蓋,極致的純白和變化多端的藍色,碰撞出顏料恣意灑落的美感。然而,這組照片卻並非只是極地的美,它們另有深意。這個名為《Two Degrees Celsius》的系列作品,命名源自於 2015 年巴黎氣候大會達成的協議——承諾全球平均氣溫升幅不會超過兩攝氏度。如今地球的升溫已經導致海平面上升,北極地區最古老、最厚的海冰已經開始分裂。

儘管人們先被鮮明的色調和抽象的幾何形狀而目光被吸引,但這正是 Tom 的秘招——他最擅長的,就是運用航拍技術,讓人們換個角度去看待世界,「我希望引起觀眾的質疑,思考他們看到的到底是什麽。」比起總是以呼籲方式、卻總被嫌棄老掉牙或說教的環境保護論述,《Two Degrees Celsius》作品不僅以極具美感的畫面吸引人們注意,也用較不一版一眼的方式讓人們開始思考這議題。

「北極是地球上變暖最快的地方,這些融化的冰蓋,誠實地說出了全球變暖的事實。」Tom 補充。而如果我們還不正視環境保護問題的重要性,恐怕我們正邁向讓地球最後到處都是「盡頭」的方向走去。

Text/ Nikki.
Photography/ Nuno Serrão, Cody Cobb, Richard Gaston, Maroesjka Lavigne, Chiara Zonca, Tom Hegen.
【此篇為 Polysh x VOICER 合作文章】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藝文與旅行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