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裡的空間實驗室,大阪街邊工作室 YAP Office

日復一日進出的工作空間,該如何讓它有趣又充滿「可能性」?日本建築師山口陽登(Akito Yamaguchi)以自己的建築事務所 YAP,結合他對空間與建材的野心,提出了一個充滿實驗性的設計,淋漓盡致地展現在自己的辦公室裡。

一個既定的空間要能夠產生化學反應,那其中最大的變動因子一定是「人」,若來往進出的人固定、不動了,這化學反應也就達到一定的平衡,不再有變化。而一般工作的場域,多半被設計成與外界隔絕,以提高工作專注度或效率;但對創作型的工作者如設計師、藝術家來說,固化的環境缺少了變動,也就減少了靈感激發的可能。有感於自身對工作環境的體悟,山口陽登便試圖打破這個框架,他將大阪的一棟建築「上町庄」(Uemachiso)改造成共同工作空間(share office),2 樓、3 樓邀請自行接案的設計師、插畫家進駐;迎向街角的一樓規劃為舉辦活動、聚會、講座用的空間;另一側,原為建築貨車進出用的倉庫,則被打造成 YAP 辦公室——就在人來人往、繁忙的街邊,將工作場域的內部向這座城市展露,企圖成就一處空間對話的實驗室。

因為原本的格局是作為倉庫而規劃,建築面對街道開了一道長達 9 公尺的出入口,山口陽登將辦公室這類半私領域的空間設置於此,模糊了「公」與「私」的界線;川流不息的街景與專心致志的工作狀態,看似衝突、對立的情境,真實如斯呈現時,反而變為另一道城鎮的風景。它賦予了工作空間一種新的可能,也營造出有別以往的對話:打破了制式,造就彈性與變化,讓自己與員工工作時能有不同的感知刺激,也足以引發途經於此人們的好奇——建築師的實驗企圖,似乎也就名符其實了。

為了在最大限度內能與街道、與城市交流,必要時,卻又能再度保有隔絕狀態,開放性的大門由透明厚塑膠板固定在四扇「田」字木框上,作為拉門可以選擇迎街開啟,其中一扇門配有現成的鋁製窗框,關門時此窗可便於通風。當街上的風吹過,塑膠板會隨之微微顫動發出聲響,道上行駛的車聲、人聲隱隱傳來不絕於耳,就像是置身戶外,依然與街道連結。需要完全隱蔽性時亦有鐵製的板葉窗,室內外的邊界有了高度自由的選擇性。

山口陽登對於各種素材的小實驗,也在辦公室裡隨處可見,空間裡的各處細節保留了各種 DIY 痕跡。原建築裸露的結構與鋼梁,則以柳安角材製成拱頂天花板,大幅降低了矮天花的壓迫感。室外進入室內的入口,由 25 平方公分的砂漿地磚鋪成,建築團隊在砂漿硬化前,用厚複寫紙覆蓋表面,乾燥後再清刷,處理完即呈現出 200 塊紋路各不同的面磚;當拉門完全開啟,地磚便成為戶外人行道與室內的巧妙過渡。

空間右側存放建築模型的儲存角落,則以一道混凝土模板做出隔間;混凝土因施工缺失而常見的缺陷,在建築師手下卻化為表現創意的手法,「一般看來原本毫無美感可言的冷接縫與蜂窩現象,我們卻刻意製作出來,並打磨成如同水墨山水畫般的表面,營造一些視覺趣味,而結果也挺不錯的。」

為了確保室內搶眼工作長桌的靈活性,柱型大桌腿以加工後的易彎曲的木板製成,桌面上的重物若有所移動,桌腿也可以隨之位移以維持穩定。長桌後方則設置了整面的書櫃與儲物櫃,櫃子拉門以銀灰色的熱鍍鋼板製作,除了在視覺上一致、減少物件的雜亂感,並呼應著右側的混凝土色調,也讓白日戶外的陽光反射到室內,在空間裡引進大量自然光源。

角落裡的使用物件也不馬虎,廚房的洗手槽和檯面使用塊狀的保麗膠拼組而成;冷氣櫃上方的時鐘則以廢材鐵片製作,斑駁生鏽的紋路與裸露的管線牆面毫不突兀;最有趣的莫過於室內地板——略為高出室外地面,並以過期紅酒染上淡淡粉紅色,替空間增添了柔和的表情。

藉著自己事務所的辦公室設計,山口陽登進行各種材料實驗,嘗試理解各種材質的特性,並將其實踐到空間裡,讓空間成為主體,與周圍的街區進行交流,讓自己與同事工作時能有不同的樂趣,也令來往的人們忍不住抬頭一望究竟。

Photography/ Kenji Togo.
Images Courtesy of YAP.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設計與建築文章。

Written By
More from Meg 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