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1878年老藥房靈魂共處的極簡美學生活選物店,哥本哈根 FRAMA STUDIO STORE

藥房有故事,故事在人群中流淌,在時間中沉釀;藥房的空氣有重量,是告早的曾經那一片刻,是近晚的那一碎黃...
Read More

餐館裡的航海冒險:斯德哥爾摩 Oaxen Krog & Slip

一進門,自天花板懸吊而下的船彷彿在說:「跳脫一切!跳脫一切!」這個世界沒有泥淖,這個世界沒有幽谷,有...
Read More

風雪淬煉的自然滋味:雪原中的薩米人帳篷餐廳,Tusen Ramundberget Restaurant

《諸神的黃昏》映射斯堪地那維亞大地的堅毅與向死而生。這片大地上的人們自古交戰,卻共有長夜與長晝錘鍛而...
Read More

城市一角的鄉村小木棚:倫敦 Notting Hill 回收廢棄物打造的餐廳,THE SHED

這個時代,有人迫不及待離開地球去往火星,亦有人回望地球母親,扎根蓋亞;有人信仰科技,亦有人投入於體悟...
Read More

挖空二樓的夾心建築:東京「運ぶ家」

大都會的壅塞現象在世界各城市都逐漸顯現,從東方的香港、日本再到西方的紐約,蝸居現象已於現代城市裡無所...
Read More

玻璃屋裡的堆疊書山:荷蘭最大圖書館 Book Mountain

荷蘭斯派克尼瑟(Spijkenisse),被包覆在鹿特丹大都會區裡;這座小鎮也許不似鹿特丹市中心熱鬧...
Read More

在維多利亞建築裡,吹起希臘的詩與風:雪梨 Beta 希臘小酒館

像一顆山上的風信子,被牧人 用腳踏了又踏,卻在地上開出紫花。——希臘女詩人莎孚(Sappho) &n...
Read More

以日光為軸,將廢棄廠房改建為寫意之境:另一種藝術棲居,留雲草堂工作室

比鄰的異色花朵各自發展繁茂,漫長的渲染讓彼此帶有對方的色彩;今日終於迎來一株新花芽,整座花園都將落下...
Read More

細縫裡別有洞天:極簡描繪的光影住宅,大阪 Shoji Screen House

遊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現代人逐工作而居,越來越擁擠的城市和越來越昂貴的負擔,眼看就要壓垮人的生活與居所...
Read More

時代的肖像摺痕:藝術家 Mark Powell 的書信與地圖

來自倫敦的 Mark Powell,其畫作和他的外型頗不相稱,古老的信封以及地圖上有老人與飛鳥,是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