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n / 專欄

鯨魚馬戲團|記憶是潮濕的,人生的潰解也是:《野雀之詩》

by
施立的《野雀之詩》裡有一個安安靜靜下墜的人世,沒有控訴、沒有怨懟,或其實也沒有掙扎,就只是讓所有會發...
Read More

再在之後|觀看《陰性書寫.黴》

by
「書寫你自己,你的身體必須被人聽到。」——《梅杜莎的笑聲》,Hélène Cixous 每個人身上都...
Read More

再在之後|女兒房

by
Photography/ 王鴻駿. Cover Image Photography/ 汪正翔. 房子...
Read More

鯨魚馬戲團|要在倒數第二首歌時離去:拉斯馮提爾的聖潔與邪惡,《在黑暗中漫舞》

by
20 年後,再看《在黑暗中漫舞》,依然淚流滿面,但我不急著拭去淚水,亦警覺不要跳到某個似乎明確、斷然...
Read More

再在之後|觀看《本來沒有》

by
Photography/ 李欣哲. ——她將你擺放,呼吸輕劃一刀。 那張高過她胸口的椅子,可以坐上兩...
Read More

鯨魚馬戲團|以「雙生」編寫的父子命題,《雙子殺手》

by
李安話題新片《雙子殺手》,講述國情局頂尖探員 Henry Brogan 想出完最後任務就要退休,卻被...
Read More

鯨魚馬戲團|如何的遠大浩瀚,俱成虛空:《星際救援》

by
「你懷疑 Z 城的存在嗎?」 「不,我是懷疑那裡真會有你尋求的答案嗎?」 ——James Gray,...
Read More

色.情研究所|在那狼群庇護的他方:從《蜂蜜之夏》到《幸福的拉札洛》,Alice Rohrwacher

by
色.情研究所是這樣的一個密閉空間;這裡望眼即黑,腳踏無聲,但它保有一扇電影的窗,用來窺探這個世界的色...
Read More

鯨魚馬戲團|大雪消抹的的寧靜裡,催生世俗故事的流淌:《江邊旅館》

by
洪常秀 2019 年作品《江邊旅館》,大雪裡臨著江水的旅館,一個房間裡,是名從不倫戀裡失戀的傷心女子...
Read More

再在之後|觀看《圄》

by
名詞解釋。 囗:有個框,由人所組成的框。 吾:我,隨心所欲的身體、不需以性別註記,我就是我。 圄:身...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