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十六世紀被遺忘的時光:義大利山城碉堡 Sextantio

重返十六世紀被遺忘的時光:義大利山城碉堡 Sextantio

「數百年」也好,「幾個世紀」也好,蒼白的文字都表達不了時間距離對我們的意義,一路走來,我們遺失了多少...
Read More
帶個跳蚤市場回家:巴西設計師 Houssein Jarouche 的紐約公寓

帶個跳蚤市場回家:巴西設計師 Houssein Jarouche 的紐約公寓

「跳蚤市場 」是個有趣的詞,一直有兩位好夥伴,那就是「古董」和「二手物品 」,每每這三個關鍵詞一同出...
Read More

20 世紀建築大師 Eileen Gray 的現代主義告白:南法 E1027 別墅

二十世紀是段值得一再回味停駐不離的歷史,縱然兩場世界大戰平添了悲劇的氣息,掩蓋不了其光芒,整個世紀仍...
Read More
追逐日夜流動的饗宴:巴黎小酒館 Brasserie Barbès

追逐日夜流動的饗宴:巴黎小酒館 Brasserie Barbès

巴黎是個太豐富的美食之都,加上美好時代所代表的舊時光,使巴黎小酒館成為法國文化裡的符號,這符號有多獨...
Read More
停下腳步,在 Clerkenwell London 展開一場精心設計的旅程

停下腳步,在 Clerkenwell London 展開一場精心設計的旅程

如果一個地方,有著一個額外的維度,每一剎那都在變化,不停的演變,總有嶄新的東西等著我們去發掘,你會如...
Read More
旅人漂泊的停駐點:60 年代波希米亞旅店 ROSA ET AL

旅人漂泊的停駐點:60 年代波希米亞旅店 ROSA ET AL

波希米亞,除了讓人想起居無定所四處流浪的吉普賽人,還有一種文藝的漂泊。在生活中脫離世俗常規,過著自由不受一般社會習俗約束的日子—有人批評這只不過是自我放逐,亦有人反駁這才是不受傳統的束縛。這無關對錯,僅僅是個人選擇,當不了漂泊一生的吉普賽人,何不嘗嘗成為一個旅人,成就一段沒枷鎖的時光。

Read More
一頭栽入Pasticceria Marchesi 的糖果色彩,享受一場甜而不膩的美夢

一頭栽入Pasticceria Marchesi 的糖果色彩,享受一場甜而不膩的美夢

米蘭近 200 年的老字型小糕點店 PASTICCERIA MARCHESI 去年被 PRADA 集團收購,最近 9 月經過裝潢後,第二分店以新面貌與大家見面,這次收購被視為 PRADA 為未來擴張作準備的一個重要項目,大家還記得數月前介紹過的由導演 Wes Anderson 操刀的老式米蘭酒吧嗎?它身處的當代藝術空間(Fondazione Prada)背後亦是 PRADA 旗下支持各種藝術活動的協會之一,可見這些歷史悠久家喻戶曉的名字不再甘心只做一個奢侈品品牌,紛紛將自己與藝術世界電影展覽藝術館等等聯繫起來。對形象和理念已經穩固的品牌來說,這種跟美好事物建立關係的合作,只不過是一個自然發展的結果。

Read More
沉醉於摩洛哥的異國奢侈綠洲:Les Deux Tours Hotel

沉醉於摩洛哥的異國奢侈綠洲:Les Deux Tours Hotel

摩洛哥,與突尼西亞非常相似,處於北非的另一頭亦同屬歐洲的後花園度假熱門,她們都擁有著沙漠,老城區 Médina,清真寺等。之前介紹了法國設計師 Manon Martin 在突尼西亞的度假小屋,天然樸素且帶著溫暖的風格是找尋設計靈感的一個綠洲,屬於比較個人的小天地;與之相反,這次要介紹的 Les Deux Tours 酒店,位處於距離馬拉喀什市中心不遠的棕櫚樹林中,是一間精品度假酒店,不論室內設計抑或戶外景觀環境都有著濃濃的傳統阿拉伯風格,可以說都實現了眾人對「在沙漠上的綠洲」的想像。

Read More
找尋地中海盛夏的綠洲:法國設計師 Manon Martin 在突尼西亞的度假小屋

找尋地中海盛夏的綠洲:法國設計師 Manon Martin 在突尼西亞的度假小屋

突尼西亞,這個緊鄰地中海又處於歐洲下方的北非國家,十分順理成章地成為歐洲人的度假聖地。縱使突尼西亞早...
Read More
在這座粉紅色的城市做一場藍色的夢:印度 Jaipur 的 Bar Palladio

在這座粉紅色的城市做一場藍色的夢:印度 Jaipur 的 Bar Palladio

有著「粉紅城市」之稱的 Jaipur,是印度 Rajasthan 的首府,來訪的第一件事便是狠狠地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