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捷

鯨魚馬戲團|記憶是潮濕的,人生的潰解也是:《野雀之詩》

by
施立的《野雀之詩》裡有一個安安靜靜下墜的人世,沒有控訴、沒有怨懟,或其實也沒有掙扎,就只是讓所有會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