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描繪的黑白童話:專訪南倫敦瓷藝家 Katharine Morling

出自混濁的泥濘,最終卻出落如純淨白紙。上釉便光滑清透,不上釉則保留潔白啞光的肌理。或清脆如銀鈴,或潤澤如玉石,脆弱與堅韌並存的特性,讓瓷器從中華文化走入西方藝術,從貴族的玩賞器物走入尋常百姓的日常風景。橫跨歷史與地域,現在,不論是家中擺設或博物館收藏,陶瓷儼然成為我們落實藝術與文化於生活的不朽物品。

Plenty -KATHARINE MORLING_large

‘Plenty’,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Time KATHARINE MORLING_with hook

‘Time’,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Undercurrent KATHARINE MORLING_0014

‘Undercurrent’,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但對倫敦藝術家 Katharine Morling 來說,陶瓷創作與燒製並不只為了日常使用,而是與自己進行的藝術治療。患有失讀症的她,透過瓷器製作表達對字句與閱讀的恐慌感受。比起如水面般滑順的上釉光澤,她更著迷不上釉的質樸潤澤質地。在乳白色的瓷面上,用黑筆描繪著物品輪廓,粗細不一的筆觸帶著童趣,像是將紙張上的隨手繪畫草稿,轉變為擬真的立體物品。

相機、標本、縫紉機或筆記本,在各式各樣的物品形體裡,Katharine 以自己的使用回憶與對物品的感情為引言,刻意保留歪斜手感與筆觸,讓物品用靜止的姿態訴說各自的故事。只是,如同啞劇般,這是個顏色噤聲徒留黑白的超現實童話,但依然輕易地勾起觀眾對物品與兒時的記憶聯想。

這次我們有機會與 Katharine 做簡單的訪問,一起走進她位在南倫敦的工作室看看吧!

purse of nails_3

‘Purse of Nails’,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Call_Out_2

‘Call Out’,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什麼樣的機緣讓妳走入瓷器藝術創作?

一開始我學的是藝術治療,但總覺得對自己與藝術創作都不夠理解,無法成為真正的藝術治療師,畢竟這個職業必須先發展、延伸自己的創作。因此我便轉向學習瓷器製作。

記得自己第一次製作的瓷器充滿光澤,是裝飾風格濃厚的義大利 majolica 瓷器,非常傳統經典的類型,我其實不是很滿意。就我看來,它們被侷限在陶瓷的製作規則與歷史,而這些我在大學時便已經接觸過。那時期的作品並不真正展現我的個人特質,而大家對它們的評價—有趣、好玩,也與我對自己身為藝術家的期許有所落差。後來我進入倫敦的皇家藝術學院,作品完全延伸出不同的風格,我開始創作一系列以黑白線條為主的作品。現在我對自己的作品有更深的認識:多了一些深沉的元素在裡面,藝術創作的想法與立場也更加清楚,但仍然還有一段長長的路要走。

.對妳來說,陶瓷的迷人之處是什麼?

陶土有種魅力,用它創作時總是伴隨著平靜與和諧的步調,讓你完全地投入,輕易地與你腦中的創意互相碰撞。與我之前嘗試過的金屬或木頭材質相比,陶土是個重複性很高的素材。但也正因如此,在陶土上我更能隨心所欲地實踐腦中的創意。

KatharineMorling_studio_01

Photography/ Katharine Morling

.妳的作品與一般所見到的瓷器很不一樣,這創作過程是?

我總是以非常迅速地速寫開始,將腦中的想法畫在紙上。從草稿上選出幾張,然後增加更多細節在描繪的物品。當工作室的牆面上貼滿各式各樣初期概念的手稿,我便結束草稿繪畫的部分。當我看著它們,通常我會特別被其中一張吸引,而這便成為下一個創作主題。接著我會開始研究這個主題物品的具體形狀與細節。假如這是一個大型製作,便必須仔細規劃內部結構或暫時的外部支撐支架。然後正式展開製作流程。

KatharineMorling_studio_07

Photography/ Paul Dixon

從新鮮的陶土開始—通常是原瓷(porcelain),一個彈簧銷與其他工具,然後開始塑型。迅速的動作很重要,因為陶土的特性不適合緩慢步調,越少的處理過程陶土會越保持清新。然後讓它慢慢地排出水氣、放乾,接著在攝氏 960 度的高溫下烘烤,畫上黑色線條。假如我滿意這個作品,那便送它回烤窯,以攝氏 1260 度再次燒烤,讓線條定型。

KatharineMorling_studio_05

Photography/ Paul Dixon

KatharineMorling_studio_06

Photography/ Paul Dixon

大型的作品需要高度技巧。記得 2012 年隨倫敦奧運一起舉辦的 Cultural Olympiad 活動,我受邀以英國知名的神秘藏寶庫 Staffordshire Hoard 為題,製作十件雕塑作品。每件作品約 80-120 公分高,也需要設計內部結構作支撐。我喜歡製作大型、或以不同的陶土面拼組起來的作品,因為創作當下我不知道它們會帶我走向哪裡,最後又會如何成形。

Katharine Morling 1285

Photography/ Paul Dixon

KatharineMorling_studio_8

Photography/ Paul Dixon

.我們知道妳的作品都有各自的故事。這些故事出自於妳的想像或是生活呢?

像作品 ‘Poison Pen’ 是源自於我個人對失讀症的體認與感悟。只要與閱讀字句有關的事物,常常會讓我些微恐慌—這些詞彙與句法在我眼中到處游移。這件作品充滿挑戰,也是我做過最困難的大型瓷器創作之一。在它內部有些結構,因為隨著高溫烘烤原瓷會變得疲軟。另一個困難之處是要掌握按鍵的動作,創造出讓它們看起來像是隨敲打節奏擺動的錯覺,但又不能讓它們傾倒。

最後按鍵出來的呈現效果讓我很欣喜,烤窯的高溫的確讓按鍵有種移動的節奏感,而這也正是我身為失讀症患者對字句的感覺。對我來說,這件作品歸結了我的感觸,當觀眾欣賞時我也不需特別解釋。而現在這件作品則又延伸出屬於觀眾自己的故事與生命。

poison pen Katharine Morling

‘Poison Pen’,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Poison Pen Detail

‘Poison Pen’,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在陶瓷上作畫是什麼感覺?

在原瓷上畫畫就像在空氣中畫畫,比畫在紙張上困難許多。但用中式毛筆與筆刷便能帶出筆觸的表情,達到與其他類型的繪畫同樣的效果。

.黑白兩色的線條讓妳的作品有獨特的美感。是否特別喜歡黑白的對比?

黑白對比色調的作品源自於草稿與圖畫的概念。在倫敦皇家藝術學院就讀時,我花很多時間在繪畫上,試著將平面的草稿線條轉換成立體,讓線條融入、圍繞著瓷器。我很喜歡立體的概念,而這些作品橫跨了陶瓷與繪畫兩種不同的創作領域。隨著黑白線條的交錯延伸,形狀便更加清晰,遠比其他任何色彩運用明顯許多。

Butterfly Drawer Stack 16

‘Stack of Butterfly Drawers’, photography/ Katharine Morling

butterfly draws 2a

‘Stack of Butterfly Drawers’, photography/ Katharine Morling

.縫紉機、標本、鑰匙、火柴盒與相機…妳轉換許多日常物品為瓷器作品。這些物品對妳來說是否有特別的意義?

每件作品的主題物品其實都非常個人。舉例來說,‘A Stitch in Time’ 是有關我兒時的記憶。我那時花了幾個小時的想像與製作,將一個竹籃改造成縫紉工具的收納盒。當我在做這件瓷器時,我決定將一隻兔子放進作品裡,就像是替自己的回憶增添一點驚喜與雀躍;但對觀眾來說,這讓他們在觀賞作品時,能與各自小時候的回憶與想像交疊。人們在看到作品後,總是會與我分享他們的童年或心底故事做為對作品的回應。

A_Stich_In_Timesmaller

‘A Stitch in Time’,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Dark side matches

‘Matches’,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Stitched up Katharine Morling_2

‘Stitched Up’,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有沒有任何特別迷戀或收藏的物件呢?

有的,我熱愛植物而且對各式各樣的花園非常著迷!它們總是簡單地創造出放鬆舒適的環境。

.自己私心最喜歡的作品是?

‘Rest a While’ 這件作品對我來說很有意義,它是我很久以前的作品。最後我自己保留這件作品,現在收藏在我家。

Nature Box KATHARINE MORLING_0018

‘Nature Box’,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FreedomBox

‘Freedom Box’,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Butterfly CabinetKATHARINE MORLING_0020

‘Butterfly Cabinet’,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妳覺得自己的作品帶給觀眾對藝術什麼樣的體驗?

每件作品都是我非常個人的體驗,但我讓觀眾自己去感受看到時的感覺與意義。人們從我的作品延伸許多不同的想法,我喜歡觀眾有自己的見解與反應。常常有人跟我說我的作品很幽默或很古怪,但多數觀眾都能體會、欣賞作品裡比較深沉黑暗的意象。

Once upon a time -KATHARINE MORLING 300W4000

‘Once Upon a Time’,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最近有甚麼新計畫嗎?

九月份我在 Shipley Art Gallery 裡會有個展覽開幕。最近也剛完成一個大型製作邀請—‘Gardens Edge’,是由五個與真人、實體物品同樣大小的樹林場景裝置。

.最後請談談妳理想中的「美好生活」。

在某處鄉村的農場裡生活。然後,也許附近有個藝術中心,有許多工作室可以讓我與其他創作者做作品。

Deer_large

‘Deer’,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Tool bag with oil can_1

‘Tool Bag with Oil Can’,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趣味快問快答:

– 倫敦之外最想居住的城市?Barcelona

– 最喜歡的季節?春天

– 這個夏天想在哪裡度過?我的花園

– 如果你能穿越時空你會想回到哪個年代?10,000 年前

– 世界末日來臨,你唯一會帶著逃跑的東西是?我男友

–小美人於或白雪公主?白雪公主

CRA_0510_ 060

‘Ladder & Puffa’, photography/ Stephen Brayne

就像洗去斑斕色彩的喧嘩,Katharine 的作品反映著自身回憶與感情,黑白線條描繪著日常物品的故事,記錄個人生活的純粹輪廓。加入些許深沉暗示及隱喻,她天真質樸的筆觸,也在我們對瓷器的雅緻印象裡,增添童話獨有的浪漫想像。

Katharine Morling 1449

Photography/ Paul Dixon

Katharine Morling Ceramics
Cockpit Artist, Studio 205, 18-22 Creekside, Deptford, London SE8 3DZ
想了解更多請看 Katharine Morling Ceramics 網站或 FB

All Photos Courtesy of Katharine Morling Ceramics

Written By
More from Alice Chan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