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別前的小聊:來吧!焙焙!樂團十年專訪

七月底聽聞來吧!焙焙!(Come on! BayBay!)將舉辦《我自願的奉獻:來吧!焙焙!的十年暫別》演唱會時,想必許多樂迷又是驚訝又是錯愕。兄妹倆當初以〈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一曲,在大家心中深埋青澀可愛的模樣,隨著生活流轉,青春之後便是對於周遭事物的疑問與思考,歌詞裡更多時候流露出是沈澱後的灰砂,而非無所畏懼的陽光。別懷疑,「來吧!焙焙!變得不一樣了」,但是在!來吧!焙焙!變化的十年裡,我們是否也變得不一樣了?

 

 

 

焙隆與焙檍

_89A1629_2  _89A1665_2

 

兄妹倆在相同的環境下長大,對陳綺貞有著同樣的喜愛,高中時略略分離,若不是焙檍剛上大學北上讀書,身處台北的焙隆可能也沒機會找妹妹幫忙唱合音、吹長笛,更不用提及現在的六人樂隊站在舞台溫暖大家。

 

「因為我現在臉書頭貼是《神隱少女》的巨嬰,所以哥哥就稱我是他的大寶寶。」—鄭焙檍

 

_89A1797_2

 

相較於焙檍的內向少言,焙隆個性則是屬於會把日常事物細細咀嚼、來回思辯的觀察者,大學時期也曾用樂多日誌記錄著對於生活、書本的反饋。隨著經驗的累積交替,焙隆並不會往回閱覽那個稍嫌稚嫩的自己,「之前有個朋友貼了一篇文,我點開發現是那個網站就立刻關掉,DON’T LOOK BACK!」,隨著漸增的忙碌,即便心中嚮往著寫日記,也只有在心血來潮時才會紀錄點什麼,像是讀書不會寫筆記,看過去便算數了。

 

「待在來吧!焙焙!像在看一本很多字的書,但有的時候因為太多字了,其實沒有看懂,只好回頭再看一次。」—陳弘禮

_89A1765

 

即便不再稚嫩如初,焙隆仍覺得自己不太擅長處理人際關係,「其實我不是很喜歡花時間處理人的問題與彼此的距離,但我又覺得人與人之間有許多珍貴的事情,要怎麼取得那個平衡,讓這些變成自己的力量是個第一個很難的問題。」為了使愛情、友情處在和諧的狀態裡,焙隆不免要花上需多力氣。焙隆與焙檍像是《無所寬容與畏懼封面上對望的男女,即便軀體逐漸曲浮成不同的弧度,容貌日益產生線條,面對彼此,依舊以最赤誠的心去探索真理更深層的意義,最後再將這些思緒轉化成有趣的事、好聽的歌。

 

_89A1660

 

 

每首歌之後

雖然焙隆與焙檍的聲音在歌曲中各佔一半,但大多數的歌詞主要還是由焙隆撰寫,團員們依照焙隆描述每一首歌背後的故事、氛圍去想像歌曲畫面,檍便憑著感覺唱出歌曲大概的樣貌。接著吉他手國國(曾國宏)循著線索進行編曲,貝斯手弘禮統籌節奏部分,焙隆細部調整高音部,最後再由國國重新編制。

 

_89A1921

 

多數人可能不會相信,本來在發行《無所畏懼與寬容》後,焙隆並沒有錄製新專輯的打算,那時候除了察覺自己對於音樂的不瞭解,會的東西實在太少,歌曲多數依賴著直覺,再加上好不容易呈現作品後的如釋重負,便覺得自己若是停在此處也未必深抱遺憾。但在退伍之後,創作的感受又重新湧現——「如果知道自己是有能力做的,也想要一直做下去的,對自己的標準會瞬間提高許多。」之後才醞釀出第二張《真實的印象》。

 

 

但在《真實的印象》中,多半歌曲的創作時間點跟《無所畏懼與寬容》其實是相近的,不過先前的技術未能完整詮釋歌曲中的韻味,所以相較《無所畏懼與寬容》裡的甜膩青綠,《真實的印象》更是要挑戰原本未能醞釀的陰暗暈黃,到了《私人經驗》又能更明顯感受到這傾向。

 

「我們的個性其實沒有很正向,但也稱不上是叛逆,比較算是自我嘲諷。」—鄭焙隆

在製作《真實的印象》中,一方面要處理團員擴增的問題,另一方面仍舊要克服技術與心態上的不成熟,巡迴期間又與國國的另一個團 BOYZ & GIRL 重疊,使得整個過程變成困難重重。同時間,團內也在尋找自身真切渴望呈現的形象,試圖在表演中傳遞來吧!焙焙的變化給觀眾,但那個時候如果沒有表演《無所畏懼與寬容》的歌,大家似乎會暗想:「這跟我認識的來吧!焙焙!好像不一樣。」也讓那個時期成為來吧!焙焙!的轉捩點。

 

_89A1717

 

「我們也不需要多說什麼宣言,讓音樂表達我們的想法就好,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既來之,則安之。」—曾國宏

到了第三張專輯《私人經驗》,來吧!焙焙!才感覺一切都上了正確的軌道,那個時期除了團員的更換,國國也從本來貝斯手的位置移轉到吉他手,所有事情都散發出重新開始的氣息。團員們也確立自己的道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大家能夠開心地做音樂。「如果因為來吧!焙焙!的轉變而讓大家不喜歡,那就算了。」對於焙隆來說,《私人經驗》的困難之處就是如何調整彼此的心態,並且專心地把每一首歌做好,不要想著取巧,重點是大家都要開心。

 

_89A1853

 

 

來吧!焙焙!十年 Q&A

 

_89A2054

 

.對於團員們來說,來吧!焙焙!的意義是什麼?

 

國國:對我來說是「答應的事就要做到」,我當初答應焙隆會彈就會一直彈。意義上來說,寫歌這塊是我比較不擅長的,等於我在一旁扮演學習的角色。

焙檍:一開始覺得自己比較像是輔助型樂器的角色,但後來負責的事情越來越多, 也開始認知到自己應該要有主唱的模樣。我平常不是很有自信的人,在這裡有力量推著我前進,自己也希望能夠獨當一面、邊做邊學。

鳥人(鼓手黃士瑋):蠻早以前看閃閃閃閃的時候也順便看了來吧!焙焙!,後來聽完《私人經驗》也蠻喜歡的,希望能在這裡多方涉略。

小干(鍵盤手王少軒):我覺得玩這個團跟玩所有團的道理都一樣——就是讓自己開心、讓自己爽,在歌曲找到快樂。

弘禮:像在看一本很多字的書,但有的時候因為太多字了,所以其實沒有看懂,只好再回頭重看一次。

 

_89A1888

 

.團員們各自有對哪首歌印象深刻嗎?

 

國國:我一直都蠻喜歡〈獨白〉,但最近兩首新歌〈我自願的奉獻〉、〈荒原〉也編得蠻不錯,如果這兩首歌之後發展成專輯,應該會蠻好的。

鳥人:〈聯繫與共鳴〉。

小干:〈變化〉。

弘禮:〈做夢的我〉。

焙隆:我最近覺得現在這個組合狀態最好的歌應該是〈那些事情我都不在乎〉,但大多數的歌曲都是我寫的,所以我比較可以清楚區分哪些寫得比較好,而哪些又寫得沒那麼好。

焙檍:〈第二次討論愛〉。

 

.〈變化〉是焙隆送給自己在喪禮上播放的一首歌,如果請各位挑一首歌送給現在的自己做註解,各位的選擇是?

 

國國:張震嶽的〈自由〉。

弘禮:〈我要錢〉感覺好像也蠻爽的。

焙檍:煩,我想不到。(隆:是林曉培的〈煩〉嗎?)

鳥人:我很早之前就決定好喪禮要播放的歌了,Mogwai 的〈Take Me Somewhere Nice〉。

小干:〈夢中的婚禮〉好了。(引起眾人狂笑)

 

_89A1938

 

.團員們覺得自己還處在「年輕」的狀態嗎?

 

焙隆:我是覺得自己不年輕了,因為我已經三十以上了。

國國:年輕的極尾巴吧。

焙檍:鳥人是裡面最年輕的!

小干:還好。

 

.團員們各自認為什麼時候是自己青春最閃耀的時刻?

 

小干:國小三年級,考一百分吧。

弘禮:沒有。

焙隆:應該是高三吧,那時候準備聯考每天念完書,我就會只穿著內褲跑操場、打籃球,那時候很快樂,反正目標設定好了——把大學考好,所以也沒什麼煩惱。

焙檍:妹妹還沒生出來的時候。

國國:青春閃耀的好像都是電腦螢幕吧,我都在打電動啊,反而覺得現在有在做些事情。(隆:國國現在也很閃耀啊,巨星的閃耀!)

焙隆:之前巡迴有幾次表演得很好,大家情感與能量都很強烈,那時候在舞台上的確有種在音樂上達成目標的成就感。

國國:我覺得青春閃耀比較像是有個夢想而且正在實現,但在實現的過程中其實不會讓自己感覺很耀眼,事後才會感到很閃耀。

焙隆:真正閃耀的事,在做的時候都會感到很痛苦,但完成後反而會感到:「好棒喔!」,都是需要事後回想的。

 

_89A1679

 

.團員們覺得十年前的自己跟現在有什麼不同?十年後又會是怎樣的模樣?

 

焙隆:比以前來得有智慧,十年前的我比較懵懂,現在比較知道人生大概是什麼樣子。最重要的是「學會取捨」,一個人的時間是有限的,能做的事情很少,能做好的事情又更少,人生就是要選擇已經承諾過的事情,面對自己的極限與不足,然後想辦法對自己負責並把它做到最好。未來十年,想當然責任會更重,自由的感覺會越來越少,可是還是要好好的活下去。

國國:我十年前是個喜歡音樂的人,未來十年還是會喜歡音樂,期許能夠一直做自己。

小干:想不起來自己十年前的模樣。

弘禮:十年前不知道,十年後還是不知道,如果十年後還是可以跟現在一樣,那也蠻不錯的,反正活下去就都有可能。

 

cobb_thewall
Image Courtesy of 來吧!焙焙!

 

隨著 9 月 4 日在 THE WALL 的表演落幕,焙隆將前往國外求學深造,國國、弘禮、小干則開始著手錄製落日飛車(Sunset Rollercoaster)的新專輯,鳥人正在構思自己的個人計畫,而焙檍和朋友開始經營自己的服裝品牌「親合 Partial Affinities」,來吧!焙焙!並不是需要淚眼潸潸劃下休止符的樂團,只不過是一群來自森林的小熊們,暫時又回到了森林冬眠,過些時候,仍會再出來一同玩樂。

 

Photography/ Manchi.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音樂與藝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