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如果只有臉,就不好玩了!藝術家、攝影師們的自拍,與我們有什麼不同?

舉著手機找遍了 360 度終於找好了角度,在修圖 app 經過一番虛榮心和自知之明的拉扯,打開社交軟體一看,濾鏡和角度的大型撞車現場慘不忍睹,於是,深思熟慮挑好的自拍,又存進了草稿箱。自拍這件事,如果只看臉,那就不好玩了。今天換個思路,瞧瞧攝影師是怎麼自拍的?他們的自拍和我們有什麼不同?

Michele Bisaillon.
Michele Bisaillon.
Delfi Carmona|玩不厭的光和影

自拍不只是一張臉占滿整個螢幕,看看攝影師 Delfi Carmona 的自拍,總有許多小細節值得放大玩味。仰賴布宜諾斯艾利斯超慷慨的陽光,她的照片一貫有讓人挪不開眼的色彩和光線。對她來說,自拍是一種生活方式。

Delfi 喜歡逛美術館,也喜歡大塊的色彩。她的照片色調像是從大自然新鮮萃取的果汁,濃郁得能掐出水分。紅、黃、藍、綠,這些顏色常常約好了一起集體出現,哪怕是穿一身全黑,她的手裡也要拿一點亮色才行。然而,拍好照片也不用一定要去到天涯海角,哪怕呆在家,Delfi 的靈感也不掉線。植物、水杯、書籍、台燈,這些物件都是隨手可得的自拍玩具。對小的東西敏感,需要豐沛的感受力,才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有趣。

按下快門時,那稍縱即逝的光線,是最好玩也最難玩的。這些不確定的瞬間,就像我們隨時變化的情緒,正是 Delfi 想要捕捉的感覺。要有光,才能和自己的情緒面對面。

Coco Capitán|自己一人在家還比較好玩

在西班牙藝術家 Coco Capitán 的詩歌作品印滿 GUCCI 的包包之前,她也是一個拍過大量自拍的攝影師。你看到的可能是好玩的照片,但在她看來,這些是她對這個世界的觀察。Coco 拍過不同的自拍係列,其中的共同點是都和居家生活有關。她的成長環境和消費社會相去甚遠,家裡甚至沒有電視機。那玩什麼?就從她最拿手的顏料玩起!

拍照已經變成一種社交手段,人們不用寫字、不用說話,只是把照片放在網上,好讓別人知道他們去了哪兒玩。

於是,不按牌理出牌的 Coco 反其道而行,不出去玩,反倒是調皮地拍了一係列在家玩的照片。有意思的是,Coco 總是不由自主地選中同色係的物件。她引用哲學家 Jean Baudrillard 的理論解釋:「我們在做選擇的時候,並不如想象中那麼自由。」

Izumi Miyazaki|把異想都實現

畢業於武藏野美術大學的 Izumi Miyazaki,一直希望找到自己和別人有什麼不同。最終,她拿著一台舊的 Pentax 膠卷相機,在人人都會的自拍中,找到了別人沒有的東西。

仔細看 Izumi 的作品,會發現裡頭滿滿的都是食物!但她並不是故意要拍那麼多食物的,只是因為她真的太愛吃了!超現實的想法,往往就在咬一口飯團、打一顆蛋的瞬間閃亮誕生。這位少女心中還有很多矛盾的心事,「我有點害怕被劃分成某一類人,所以我一直試著做自己,但又或許,世界上真的有一群我的同類,只是我還不知道呢?」

明明符合可愛路線的所有特徵,Izumi 卻偏偏喜歡加點衝擊性的調味料。除了鮮豔的色彩和比例的平衡,她的自拍作品不遵循任何公式,就像她喜歡的電影《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Michele Bisaillon|論攜帶鏡子的必要性

加州藝術家 Michele Bisaillon 的自拍,少不了一樣特別的東西——鏡子。透過鏡面,她用另一種視角提醒著自己:「不要困於單一的觀點去看這個世界。」而作品裡那從鏡子反射出來的視野,似乎都變得不一樣了。

彩色塑膠鏡子、手機拍攝輕微的失真,Michele 的自拍有一種 90 年代的懷舊質感。她收藏了 40、50 面形狀各異的鏡子,隨時隨地捕捉迷人的局部,畢竟只拍臉真的是太無聊了。如果只有一般常見的方形或圓形鏡子,那麼就添加數量,作品的好玩指數便會直接翻倍。

那些被鏡框拆解的局部,彷彿像變魔術一樣,一切都變得有意思起來。而 Michele 的自拍最佳拍檔——Peach,她的貓咪——當你擁有一面鏡子和一隻貓陪伴,自拍想變得無趣恐怕都很難。

Fumiko Imano|一人分飾兩角

Fumiko Imano 在里約熱內盧度過童年,而後到倫敦學習藝術和時裝攝影,以至於畢業後返回日本,她卻自覺像個異鄉人。一個人寂寞孤單怎麼辦?她用拚貼的照片,創造出「另一個自己」。她的自拍,是一個自我認識的過程。

少女時的 Fumiko,也有過對外形的不自信時期,於是她開始用攝影記錄自己,嘗試了解自己。她身兼攝影師、模特與造型師,堅持獨立完成拍攝,這樣才能創作出完全忠於自己的作品。回到日本後,不被傳統的社會目光接納,只有「雙胞胎」能夠分享 Fumiko 的快樂和不快樂。看到兩個自己做鬼臉的表情,她也會忍不住笑出來。

去年連續兩季,LOEWE 都邀請 Fumiko 合作、拍攝畫冊,「雙胞胎」和模特在 Unesco 總部肆意嬉戲。她說,「以後變成雙胞胎奶奶,還要請別人幫我拍照呢!」

自拍的方式絕不只有一種,不過,以上性格與作品風格各異的女孩們,都不約而同提到一件事,那就是「對自我的探索」。看見真實的自己需要很大的勇氣,回過頭看看你以前的自拍,可能覺得傻氣又好笑,但一定也會發現,「啊,原來我是這樣過來的。」我們可以把自拍照修到媽媽都不認識,但也可以把自拍變得更有意思與價值。

Text/ Nikki.
【此篇為 Polysh x VOICER 合作文章】

加入 Polysh Facebook 隨時閱讀最新、有趣的藝文與創作人故事。

Written By
More from Voicer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