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導讀《紐約新鮮人》:諾亞鮑姆巴赫與葛莉塔潔薇描繪的美國群像

在大受好評的《紐約哈哈哈》(Frances Ha)之後,諾亞鮑姆巴赫(Noah Baumbach)與葛莉塔潔薇(Greta Gerwig)這對才氣情侶睽違三年再度交出新作《紐約新鮮人》(Mistress America)。兩位不僅共同寫出一個魅力十足且鞭辟入裡的完美劇本,諾亞鮑姆巴赫的執導充滿七零年代紐約風情,而葛莉塔潔薇的精湛喜劇演出更昇華了整部片的層次。《紐約新鮮人》不僅是我個人目前的年度最佳,整部片的質地已經可以向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影史經典《安妮霍爾》(Annie Hall)看齊,成績實屬優異。

This photo provided by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shows, Lola Kirke, from left, as Tracy, Cindy Cheung as Karen, Michael Chernus as Dylan, Heather Lind as Mamie-Claire and Matthew Shear as Tony in a scene from "Mistress America."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 via AP)

其實整部片的故事非常簡單,描述一個大學新鮮人崔西在學校格格不入、倍感無聊,決定打電話給因父母再婚即將成為姊姊的布魯克,因此開始了一趟紐約花花世界的奇幻之旅。整部電影的前三分之二幾乎都是照著美國好萊塢黃金時期的類型「瘋狂喜劇」(Screwball Comedy,1930 年代起好萊塢黃金時代盛行的浪漫愛情喜劇類型)而走,倒也興致盎然,笑聲連連。瘋狂喜劇出現在 1930 與 40 年代的美國,除了聰明俏皮的對白和巧妙的劇情設計之外,男女主角從對立走向相愛,是此類型的重點。《紐約新鮮人》抽離愛情的元素,成功翻轉類型,讓裡面的人物個個角色鮮明、魅力十足,而整部電影皆保持行雲流水般的速度,那可是沒有絕對自信的創作者辦不到的事。

MistressAmerica3

然而真正神奇的開始,是片中第三幕在一棟郊區豪宅的戲,整個格局突然放大,變成了美國的指涉與批判,讓人在發笑之餘,也發人深省。劇情演到布魯克為了找到餐廳投資者,帶著崔西與她的兩位同學,跑去死對頭家的豪宅找尋投資機會。而崔西因受布魯克啟發/抄襲所寫的短篇小說,也被大家所發現且批評。如果說 2011 年 9 月 11 日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全球各國因經濟為主的整合發展)的結束,那麼 2008 年的金融危機,就是美國夢(American Dream)的幻滅。諾亞鮑姆巴赫與葛莉塔潔薇精準的以數名人物(非常政治正確,兼顧族裔與階級平衡)就把那美國夢的虛幻與荒謬一巴掌拍醒。這神來一筆的批判,讓整部片的原名「Mistress America」(直譯為美國情婦)更顯諷刺,也讓這部喜劇成功擴大格局,堪稱完美。

MistressAmerica4

MistressAmerica5

當然,葛莉塔潔薇身為魯蛇文青界天后,當然要在美國夢與魯蛇文青上做文章。結局說了一段創意人與有錢人之間,魚幫水、水幫魚的論述,格外心酸與諷刺。而崔西與布魯克兩位當不成姐妹的魯蛇文青共度感恩節(那段殘酷屠殺印地安人的歷史),成了這一代世界年輕人無力反抗、認命賴活的象徵。片中飾演崔西的蘿拉柯克(Lola Kirke)表現優異,繼《控制》(Gone Girl)初試啼聲後,在這部片足以跟葛莉塔潔薇相抗衡,前途不可限量。而片頭片尾皆使用OMD 樂團(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的經典名曲 Souvenir,歌詞唱著:「我的痴狂 / 是我的創意 / 你會理解 / 已不重要 / 只剩我的感覺依舊存在…」。這樣一部瀟灑聰明的電影,相信可以經過時間的考驗,晉身當代經典之林,替那些美國群像留下些在乎的人所在乎的印記。

《紐約新鮮人》(Mistress America)於 2015 台北金馬影展臺灣首映,版權所屬 20 世紀福斯影業,目前無上映計畫。

All Images Courtesy of 福斯探照燈 Fox Searchlight Pic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