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科技書寫人性的挑逗:《路徑從G規劃中》

揭開序幕,光源來自手機,光的投射方向,是一具半裸熟睡的男體。隨後,手機主人帶上輕便的行囊——行囊微不足道的少,瀟灑離開。

 

「世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牠只能夠一直地飛呀飛,飛得累了就睡在風裡。這種鳥一輩子才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死亡的時候。」——《阿飛正傳》

 

這句話彷彿導演 Jérôme Reybaud 在《路徑從 G 規劃中》中,主角皮耶的寫照。象徵自由,也破題「同時,需要承擔從自由延展出來的『孤寂』」。毫無交代地離開男友,皮耶開始漫無方向的公路旅行,靠著交友軟體的定位功能,路邊野餐、隨「慾」而安;被遺留下來的男友,也使用著交友軟體,追蹤離去的皮耶。

 

4 Days in France_2

 

故事的開展自然,卻也帶著不可思議的奇幻色彩;所謂的奇幻,並不界定於「非寫實」,反倒是「超級寫實」。外出流浪,皮耶企圖刻意不訂定目標,雖沒明說,但卻依稀能透過情節拼湊,他要享受自己心中的「真正自由」。這段公路之旅,以法國和義大利國界為極限,他循著交友軟體隨意約炮友,正視自己內心的「性需求」,毫不掩飾;累了,僅僅借一張床過夜,隔日,繼續向前。

 

4 Days in France

 

「欲」而非單指「慾」。皮耶想要的,表面看似無法排除「非性」之外的東西。隨著旅途自由放射,似乎能嗅見他有更多大過於「性」的追求,隱約冒出:這「自由」坦然地被置放在愛情、身體與心靈;他反思途中交手的過客與其各自生命的命題,雖然都有綁著他們的義務與責任,卻也賦予他們安定和保護色。孰好孰壞,無人可清楚判定。

 

調侃科技面對人性的挑逗,引人入勝的「幽默感」

現代社會對科技的依賴,有時超越我們自身的想像;透過 Jérôme Reybaud 的鏡頭,我們看見自身的好笑,也發現隱藏在軟硬體背後的浪漫面向。皮耶的男友,僅靠一張交友軟體傳來的下體照,認出皮耶,臉上神情竟是久違的思念;皮耶與好幾個床友之間的不熟悉,一夜之緣,卻擔起了替炮友送包裹的約定;「太熟悉就不能做愛」的守則,酒吧的老闆提及這看似謬論、實為矛盾的悖論…在在擊中沈浸在現代科技網海裡,那矛盾由熟悉的芸芸心聲。反思的同時,卻也不自覺地笑出。

 

4 Days in France_3

 

誠如上述,此片在冷冰的科技面,偷渡了不少人性;換句話說,裡頭潛藏的「隨機性」,除了寫實呈現人生的「非線性」,常常不按因果邏輯,同時豐富感性面的浪漫元素。大膽採用「長鏡頭」的流暢運動,排除手持攝影機的臨場感,看似冷冽但不失詩意,甚至令人見識到一鏡到底的極限,恰好!謹守戲到就走的原則,整體節奏富有韻味,技術面可圈可點。

 

特別是幾個場次的安排:在皮耶車上入眠的夢境,猛烈插敘似夢似真的男友身影;年少時暗戀皮耶的家庭教師,忘情自慰、逕自闖入的畫面,難以界定何者為現實。搭上皮耶 Alfa Romeo 的一名女乘客,抵達目的地之後,一人在玻璃屋內、一人在玻璃屋外,一鏡到底、畫面流暢,焦點與人物運動的轉換,燈光明暗的寫實設計,以兩道移動的身影細膩延伸;剛柔之間,調配得極為適切。

 

4 Days in France_4

 

要出發踏上旅程,就得承接途中的「美與折磨」,這部電影宛如一體兩面緩緩發散,最後變成一個圓;能尋見猶如《春光乍洩》的隨性,投射在隔著牆面,俯在掛畫底下的兩男,隱藏卻又狂放的愛慾;也能見創作者賦予理性探討的意圖,在影片最後,不想告訴皮耶男友,皮耶突如其來的那名網友,臉上的掙扎為難。理性、感性兼具,人性、科技闡釋得宜,全融進一段無人規劃的機運之旅。

 

若能,隨心、隨性,儘管一次,絕對是痛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