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ese Musician

搭起光與影之間的那座《橋》:大象體操 x 新銳編導李憶銖

by
當兩個人類一同拾起世界最初的光火,會先看見自己身軀泛紅的血肉,抑或將對方視作曲折的影子,深藏自己無法...
Read More

24 歲這年,口袋還是空空,但我們依然要做個孩子王:高雄囝仔,孩子王專訪

by
24 是個什麼樣的數字?一天有 24 個小時,背號 24 號的 Kobe Bryant 將一個世代對...
Read More

落日之下,飛車上路:潮濕的都市情歌

by
遇上了,怎麼逃也逃不掉。急急忙忙地拎了背包抽了車鑰匙便飛車上路,心裡越是焦躁,眼前的豐田開得越是愜意...
Read More

創作人挑片|「如果我們的人生都是一部電影」,音樂人陳惠婷

by
適逢 2017 台北電影節即將展開,Polysh 在書寫、音樂、表演藝術與攝影等等領域,邀請幾位愛看...
Read More

我們都聽電子樂長大:台灣獨立樂團「不熟的朋友派對」成團十年專訪

by
「我從小聽『不熟的朋友派對』長大的」這句話對很多人來說絕非玩笑。 今年成團邁入十週年的台灣獨立樂團「...
Read More

致青澀歲月的紅橙黃紫:雀斑樂團

by
經過國高中時期的求學母校,總忍不住進去走走,看看福利社是不是仍在同一個地方,駐著同一個阿姨,過往苦讀...
Read More

從 THE Shelter、 Korner 到 BERGHAIN:來自東方的侵略暴力美學,台灣電音音樂人 Tzusing

by
電子音樂,從最早作為未來派實驗與創作的媒材,至 6、70 年代音樂圈開始出現合成器的使用,突破著音樂...
Read More

孤寂邊緣,誰不曾渴求黑暗中的微光:南瓜妮歌迷俱樂部

by
城市是一盞蠟燭,它的繁華與璀璨吸引著無數的孤蛾飛撲迴旋,有的直撲城市的最深處,任由自己墜溺在紅黃的舞...
Read More

為期 652 天的休止符之後,重新計時的新《工作》:數學搖滾樂團大象體操

by
要在一樣的時間內走過一樣長度的斑馬線,如果有三個人,就會有三種截然不同的節奏與速度;腿長一點的人,走...
Read More

生活哪有這麼難?男子漢般的瀟灑乾脆,非人物種:《直白一點》!

by
「非人物種超帥的,現場整個爽啊!你沒來整個可惜!」忘記是哪次音樂祭後,我朋友這樣跟我如是說,中間還省...
Read More